政协委员谈民生发展热点问题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7  星期三
丙申猴  冬月初九

政协委员谈民生发展热点问题

金羊网 2016-03-09 14:19

政协委员谈民生发展热点问题

黄洁夫委员(左)回答记者提问 新华社发

今天

消息

羊城晚报讯今天上午,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举行记者会,邀请5位全国政协委员谈惠及民生,共享发展,就扶贫、就业和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卫生领域等问题回答记者的提问。

黄洁夫为“看病难看病贵”开药方

支持抓黄牛,取消门诊号大可商榷

凤凰卫视记者:请问黄洁夫委员,中国的医改已经进行7年了,在每年的两会上都是热点,但是民众还是在说着看病难、看病贵。请问您作为医生怎么看?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你讲得很对,医改从2009年启动以来已经六七年了,每年都成为两会的热点。尽管6年来,医改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但是有一点跟老百姓的需求还有很大的距离,就是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还没有根本缓解,所以成为两会的热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生老病死,大家关注是人之常情。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现在政府把解决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作为主要的民生工作,正在抓紧这项工作,尝试用中国的模式去解决中国的问题。

我是一个医生,我想从两个层面来回答这个问题:一是从政协委员来说,我们提出一些意见供政府决策部门参考。你们可能关注到了,最近几天有很多政协委员对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提出很多好的建议。我想好的意见政府一定会采纳,政府决策部门得听得进不同的意见,良药苦口,可能有些意见比较尖锐,但是这些政协委员都是希望医改能成功。

另外,我们每年有一次全国政协的大会,俞正声主席定了一个今年的调研题目,就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由三个副主席带队,会后就要去调研。我们想了解各个地方的经验教训,总结出一些措施来推动医改。

另外,从医生的角度来讲,我想首先诊断一下看病贵、看病难是什么原因?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看病难的原因,主要是优良的医药卫生资源在我们国家不足。其实我们有很多医院,有很多社区医疗所,但是很多都没有人去,都涌到大医院来,大医院是一号难求,小医院是门可罗雀,优良的资源不够。另外就是结构性的矛盾,地区分布很不均匀,城市和农村分布相当不均匀,这样造成人民群众看病很难。

看病贵是一个经济学的问题。我不是卫生经济学的专家,我知道国家这几年花了不少钱,但是老百姓切身感受并不好。这是什么原因呢?其实我们国家2009年的医药卫生总支出是1.7万亿,去年是4.2万亿,6年增加了两倍。但为什么效果不好呢?就是医疗卫生服务体制的问题。

我们制定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在某些阶段上完成了,可是从根本上还没有完成,特别是公立医院的改革严重滞后。现在我们国家花的大量钱都被这些医院服务中间的虚高商品消化掉了,老百姓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从比例上下降30%,但是实际数字反而增加了,这就是看病贵。

看病贵、看病难的病因是这样,那怎么治疗呢?我开的药方就是邓小平同志所说的: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把医药卫生事业发展了,这个问题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怎么样发展呢?我总结的药方就是我们国家必须有一个和谐的、公平的、竞争的医疗卫生服务环境;必须有道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医务人员队伍。这两点如果缺一,医改都很难成功。

北京晚报记者:请问黄洁夫委员,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让号贩子治理又进入一轮新高潮,有的说取消医生的加号权,甚至有的医院说要取消现场挂号,您认为这些措施能否彻底打掉号贩子的生存空间?您认为怎样才能更好地解决号贩子问题?

黄洁夫:你提到的这个问题也是这两天政协委员热议的题目。号贩子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老百姓要看一个好医生真难,同时不是救人救命花4500块钱,而是一个门诊号花4500块钱。这反映了我们国家的医疗资源结构性矛盾严重错配,都集中在大医院,基层医院没有人去看病。

另一方面,医生也感到很委屈。昨天中午我们十多个政协委员吃饭,当中有六个都是医学专家,都说有号贩子在炒他们的号,其中一个神经外科医生的号是8000块钱,他是一分钱拿不到的,也不知道被炒到8000块钱。他一天要看60到100个病人,病人花几千块钱到他这儿,走了不是感谢他而是满脸怒气,医生也感到很委屈。这就反映我们国家整个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是严重的结构错配,没有很公正的医疗卫生环境。

抓黄牛,我们是支持的,但是医生不能加号,有些医院甚至取消门诊号就大可商榷,这是想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断绝这个事情,大多数政协委员觉得是不可行。中央不断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于医院体系,就是要对2万多家医院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改革,该公立的医院公立,该民营的就是民营医院,该慈善的就是慈善医院,把它分清楚,老百姓的选择就多了,医生的合理价格能在不同的就医环境里公正地体现。政府要管的是为人民群众提供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保证社会公平公正,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医疗,但是多元性的、高端的服务要开放市场,要让社会资本进入社会办医,让民营医院甚至外资进入市场,把这块蛋糕做大,而不是这一块小蛋糕用计划经济来分配。

年轻记者提问关注养老金涨幅

胡晓义:我很感动,年轻人应更多关注渐渐老去的父母

经济日报记者:请问胡晓义委员,今年预算报告提出养老金将上涨6.5%左右,实现了十二连增,但这是自2005年以来养老金第一次涨幅低于10%,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调整?因为我父母都退休了,所以非常关注这个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胡晓义:谢谢你的问题。首先你最后一句话非常打动我,我原来以为只有9000多万离退休人员,再加上一些专业工作者才关心这件事,但是你作为一个年轻人也很关注这件事,而且讲到你的父母,我很感动,我认为年轻人应该这样,应该更多地关注他们已经渐渐老去的父母。

你观察得很细,确实在预算报告里讲到今年退休金的调整6.5%左右。作为一个长期做这方面工作的人,我看待这件事有三个角度或者三个观察点。

第一,这是自2005年以来第十二次连续调整,叫“十二连调”,也是本届政府连续第四次调整,这就反映了政府对这项工作的重视,也是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讲到的,财政收入增长虽然放缓,但是该给群众办的实事一件也不能少。

第二,首次统筹安排。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讲的是退休人员,不是像以往报告里讲的企业退休人员,预算报告里讲的更明确一点,就是包括企业的,也包括机关事业单位的退休人员。这个过去是没有的,“十二连调”包括了机关事业人员,现在把两个方面统筹起来考虑了,这是去年开始实施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改革之后的一个新的进展。过去是双轨制,现在基本制度并轨了,待遇调整的政策也是遵循同一规则。

第三,调整幅度浮动。过去几年都是10%的调整,今年是6.5%左右,为什么?我把底牌给大家掀一掀。因为确定调整的水平主要考虑这样几个因素——

第一,经济发展水平去年是6.9%。第二,财政的支付能力。去年全国一般性预算收入增长5.8%,中央一般性公共预算收入增长7%,都比以前年度增幅要低。第三,物价水平。去年和这件事相关的城镇居民物价水平是1.4%,应该是比较温和的。第四,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去年是7.4%。第五,社保基金,就是养老基金本身的承受能力。近几年虽然总收入额还大于支出额,但是已经出现了收入增幅低于支付增幅的现象,何况企业还在强烈地呼吁要降低税费。所有这些方面的因素集合起来,我认为取6.5%左右还是恰当的。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增长6.5%,还是要对企业职工特别是待遇偏低和艰苦边远的企业退休人员要适当倾斜,这就既体现了公平,也体现了差异。至于能不能保障基本生活,随着经济发展,不管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最好年年都加,我想这是大家的期盼,也是社会保障制度应该作出的努力目标之一。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