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敌9个县贪腐猛如虎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11  星期日
丙申猴  冬月十三

富敌9个县贪腐猛如虎

金羊网 2016-03-09 14:13

中共广东省纪委宣传部

羊城晚报社合办

□何龙

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是一个不回避问题的书记。在全国两会上,他列举了几个贪腐案例,其中一个副市长的贪腐案例令人触目惊心:他的贪腐金额现在查实的已有6.44亿元,超过山西省9个贫困县去年一年的财政收入。

作为一个副市长,他能豪贪6.44亿元、富敌9个县的财政收入,这个能耐来自哪里?

据王儒林介绍,此人在北京看中一套1420万元的别墅,让老板专程到北京付款买下。在海南游玩时,他看中一套房产,就让陪同的老板当时出钱给他买下来。有企业投资兴办煤矿,这名副市长向这个企业要干股,企业老板拖着没给,他就百般刁难,煤矿8年没有建成。老板无奈,想将正在建设的煤矿转出去。他说,你不给干股,自己想干干不成,想转出去也转不出去。结果,老板给了上亿元才转出去。

这个副市长能像玩陀螺一样玩转煤老板,是因为他分管吕梁煤炭产业。那么,一个分管煤炭产业的副市长为什么能完全一人说了算?在决策拍板时,都不需要开会讨论?或者说开会讨论时,他凭什么能上下其手?

一边是握着权力的官员,一边是握着金钱的商人,中间联结着权与钱的双向需求,这决定了政商之间的超级敏感关系。显而易见,这种权钱关系如果不公开无制衡,在贪欲和谋利的荷尔蒙怂恿下,它们就很容易眉来眼去走向私通。

权钱之间的敏感性甚至超过男女之间的敏感性。我们都知道在男女之间设防,为什么不在权钱之间设防?

其实,设防并非一件复杂的事:只要在权力机制设计上,要求无论是主管还是分管一方权力的官员在做某种重要决定时,都应该经过集体讨论和投票,都必须公开赞成或反对的充分理由,并把决定的理由公之于众,就可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暗箱操作暗通款曲。

事先围设好篱笆,既可避免贪虎的撒野,又可减少纪检人员事后的追查工作。而关键问题在于,设计权力机制者也同样拥有权力,限制别人也是限制自己,这就需要真正廉心正气的支撑了。

(作者是本报首席评论员)

小辣椒

何龙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