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8  星期四
丙申猴  冬月初十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金错刀每日一干 2016-03-09 14:08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文/金错刀(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采访/雯悦(金错刀频道编辑)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85后产品经理郑飞科宣布要杀入物流行业时,身边的人都惊呆了。

因为,物流过去被称为镖局生意,即便在今天,也是一个最江湖气的生意。人多难管,还是外勤。

快递业基本等于“桐庐帮”,除了顺丰,包括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圆通董事长喻渭蛟、韵达快递董事长聂腾云等在内,整个行业内的大佬全是从桐庐闯出来的,而且他们的关系错综复杂。一图看穿快递业的本质,他们仍然是“镖局”模式。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有Google情节的郑飞科,曾在人人网和机锋网担任产品经理,创业就要做个Google式的公司,第一次纯互联网创业失败后,瞄准了最传统的快递行业。

他要发动降维攻击,甚至用极客的方式。

他把几千个送货员打扮的像超人,而且制作了勋章体系,用IP方式做品牌。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他重新设计了配送车辆,甚至给每个送货员戴了个智能表。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跟风先生创始人郑飞科聊了2个小时,一开始的感觉是靠谱吗,后来的感觉是挺破坏性。

郑飞科甚至有一个秘密武器,他要用这个武器挑战顺丰,他认为,这个武器能使他的快递速度更快,成本更低。

郑飞科A+轮融资是1300万美元,估值10亿人民币。风先生有全职配送人员5000名,今年要发展到1万名,兼职配送员100000名,还在增长。

我跟郑飞科就聊一个主题:一个产品经理如何用破坏性的打法挑战传统老炮?

以下为郑飞科案例口述(未经本人确认):

价值1千万的创业课:互联网已经没有机会!

我认为现在互联网创业已经没机会了,太容易死了。所以跟大家说说我对创业的看法:

1、什么是创业的本质?

其实就三个:第一,方向要想清楚。纯粹互联网流量的生意已经没机会了,补贴来流量,本质就没有壁垒跟基石,所以线上创业一定要知道自己剥掉online之后还剩什么。

第二,让自己不死;要做战略配合型企业,看准路数,找到别人做不好,而你有可能做得更好方向开始创业。让别人需要你,使自己活下来。

第三,不被别人搞死;现在简单的仿app两个星期就能做出来,流量一导一推,瞬间就超过自己了。必须要成为下一代混合型企业,从基因上面就必须融合在一块的,就是互联网、传统两手都能很好地进行调和。

2、去找“水电煤”

其实未来就两个趋势:

一、高频打低频;

二、低频高价值。

尝试做高频,有可能出一套更复杂的系统,有高的可复制性价值,估值会高。但是前期低频高价值,能活下去,我建议2016年的创业者先做低频高价值,让自己活下来。

一定要去找到“水电煤”,未来电商化会渗透到外卖,生鲜、水果、蛋糕等服务类行业。互联网行业的基础设施会格外重要。比如说、线上的基础设施云服务O2O的基础设施物流、电商基础设施仓储去找互联网行业的“水电煤”,才能爆发。

管5000人太难了:向刘强东学一招

很多人不知道,中国劳动力最密集的行业不是富士康,而是物流公司。光一个顺丰,全国雇员就40万,所以一个物流公司要拼的,永远都是管理。

怎么管理?我开始以为学一下军事化制度、把公司等级体系搞严格点、加上各级利益分配好,就能管住人,结果手下根本不听话。很多员工长时间外勤、不受约束、心是野的,根本管不住。“当地招募,当地管理,当地监管,全部扯淡”都是轻的,更严重是“结党营私,贪污腐败”。

能避免吗?我认为在中国,只要构建了一个够大的管理体系,并且体系化运作,这人际关系就有大影响、人情世故根本管控不住。

那怎么搞管理?我选择自己要当镖局头子!

1、向军队学管理

面对人很多的组织,我一直认为军队管理是做的最好。大家吃喝拉撒在一块,时间空间重合,价值观高度一致。风先生学的就是部队:新入职员工全部先送单,体验配送员的辛苦;拍电影走员工培训;有事没事让配送员搞各种轻扩展训练;给所有配送员搭配智能手表;一套下来,大家好歹有点归属感了。

2、向刘强东学一招:管培生

当年刘强东亲自培训了400个管培生,最终渗透到整个京东集团体系的上上下下各个层级上面,才控制住整个集团。我也自己搞起了换血,老员工有小集团,不听话?我亲自培训你,他进去好好工作,把自己亲自培训的人、安插各种新血到上下各层面,不断换血,终于管住公司了。

3、借用民间力量

我发现自己朋友做环卫企业,每次开完会之后还有单独的会,叫上各小头头唱k、麻将、卡拉ok,边玩边又讲会议内容。结果在小头头个个都“是是是,打完这一副,我等下让人把车检查了”的时候,效果马上出来了,我认为这是“民间的力量”。

这个行业那么难,我为什么要进来,因为我认为互联网已经没机会了。

用一个秘密武器挑战顺丰

我挑战顺丰的一招,就是用互联网方式做镖局生意。一句话说,就是“更快更便宜”,为什么能做到这点,只能靠互联网的手段。

第一,我们做了一个很颠覆的动态仓库。我发现,亚马逊以前搞过类似的产品,但当时移动互联网不够发达,这个产品不太成功。

传统快递,快递员收件,放入总仓库,再分仓,派送。而风先生把中间环节砍了两道,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我们把车辆变成移动的中转网点,在移动过程中完成传统物流所需要的分拨、经转过程,砍掉仓库,加快时间。

还给配送员统一装配了智能手表,配送员不用反复掏手机查看了,系统定位,派单,配送,都通过智能手表实现,绝对提升效率。

第二,大数据调配: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可能。

通过智能手表,进行大数据分析,调配车辆,让车辆分布到密度最高的中心店,每个货物送达地点半径可以最小。单量越大,密集度越高,配送效率就更高,赚取降价空间,把价格压缩到传统快递的一半。

第三,来自用户需求:精准突破

我知道现在搞快件文件类的快递没机会了,肯定搞不定顺丰。开始就抢先做外卖,还有高频的同城物流+次高频的“生鲜配送”,即是风口,而且天然匹配。“生鲜配送”要求速度快,价格低,最能发挥风先生动态站点,越多订单越便宜的优势。

这就是未来的物流体系,所以我们称为叫新一代物流体系。

什么是创业最大的坑?

管人是一个大坑。

举个例子,军队的管理,你把南方的人放在南方带军队,马上军阀就形成了。但你要把南方人放北方去,这个时候,他天天思念家乡,要好好干,会稍微不一样一点。

我们也发现,当地招募,当地管理,当地监管,基本上是全面扯淡。

然后你还发现,就是异地监控呢,又进入到一个死循环,你的监管成本很高,你要天天盯着这些人,盯不住的话,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们要成为一家跨地域的生鲜物流公司,这种全国化未来是个挑战。我做一个地区,我们很快的一个月单量就翻了十倍。三个月内就马上有可能杭州局部第一了,我们是有这个手段的。但是如果把这个东西复制30个城市,如何玩转呢?怎么规避物流这种线下的内耗呢?

很多公司其实是自瓦解。上万人的团队,如何有效、合理、紧密、可控性地运转,这是最大的挑战。

我喜欢超人,他有着钢铁般的身躯,却有一颗柔软的心,他很坚强,但他又很包容,我觉得他是我崇拜的神一样的角色。我之所以把办公室布置得就像漫画手办集中营一样,就是要做最具有娱乐精神的镖局头。

作为企业家最重要的一种源动力是想象力,建议所有创始人应该把所有历史上的科幻片都看一遍,激发想象力。当你带有这种想象力的时候,就会不停想办法去实现这种场景。

例如我,我最喜欢看的是《我,机器人》,它第一个镜头:一个机器人送快递,说你好,这是你的快件包裹。我希望未来几十年后有一个风先生的机器人能敲开别人的门,然后说:“先生,你的快递。”

一个85后产品经理管上万人,杀入最江湖的“镖局”,用一招挑战

金错刀的话:颠覆顺丰的一定不是另外一个顺丰。郑飞科的故事,也是一个小鲜肉和行业老炮的PK。一个产品经理如何用破坏性的打法挑战传统老炮,这个年轻人要挑战顺丰,你看好吗?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