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挤压下的另一种边缘化:农村剩男何去何从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9  星期五
丙申猴  冬月十一

婚姻挤压下的另一种边缘化:农村剩男何去何从

识局 2016-03-09 14:02

婚姻挤压下的另一种边缘化:农村剩男何去何从

文/旁观者(投稿)

写在前面:

农村剩男,城市剩女?

识局君的确曾经有这样的感受,但是看了旁观者的投稿,才发现,原来如此。

根据著名的择偶阶梯理论,男性倾向于选择社会地位与自己相当或比自己较低的女性,与这之相反,女性则更愿意与在学历、事业发展、社会地位等方面优于自己的男性结为夫妇,这即是婚恋中常见的“高男找低女”的现象。

所以,说到底,农村剩男,城市剩女的源头,还是城乡之间的巨大差异,加剧了性别造成的择偶问题。

何以解忧?欢迎讨论。

老家堂弟终于要娶亲了。在山东农村,年近30才娶亲,姑父和姑姑上了快十年的内火终于可以灭一灭。在一个每逢佳节必催婚的时代,替他们家小高兴了一把。

但灭火的代价是巨大的。女孩子家彩礼18.8万,装修自家房子10万(早几年造好了二层小楼,但外墙和一层装修好,楼上房间等要娶亲再装)。在这还不算未来置办流水席的28万里,13万是问亲戚朋友凑的。

本来姑姑的打算是借7万就够,觉得终于好事将近,咬咬牙彩礼给出了8.8万(在我大山东农村,其实已经算上中等水平)。可没有想到,这却导致订婚差点黄。 因为没有事先沟通好,女方说彩礼随意,所以当堂弟捧着现金去女方家缴钱,没料到未来丈人当场拍桌子翻脸,说给不到16w-18w,让女儿从此怎么做人?

堂弟当场不敢发飙,但电话里冲父母发了飙,说不加钱,这婚就黄。一个电话,令家里早已摆满订婚酒桌的姑姑姑爹,决定负债多加10万,结婚前一定补齐。姑爹说,加,我拼了老命去挣。

家里一众亲戚的感觉,瞬间从火山掉到冰洞。都是普通农村人家,何苦互相为难?还是俺娘一语道破,对方姑娘家还有个哥哥没娶亲,不多利用女儿讨些彩礼来,怎么给儿子赚一笔备用金?

此前,姑姑为了怕儿子谈恋爱期间不失面子,就给了堂弟一张五万的银行卡,让他省省花。小年青们也追求浪漫,婚礼还没办,证还没扯,就先去了一趟普吉岛提前度蜜月。

不知不觉间,老家尤其是农村的婚恋,已经彻底成为一个金钱体现尊严的市场。而这还算是广大农村“剩男”中一个还不错的状态——娶到了,虽然还不知道未来。

同事听完我说的故事后感慨,剩男在农村,剩女在城市,可惜双方都无法通过供给侧改革脱单。

婚姻挤压下的另一种边缘化:农村剩男何去何从

国家卫生计生委去年也出过一份《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指出目前我国未婚男性多集中在农村地区,且分布在各个年龄组;而未婚女性更多集中在城镇地区。

对于很多城市单身女青年而言,这种“剩”算是主动选择,高学历、高能力、高收入、高眼光,不嫁,是经济独立精神独立后的不将就。光一个三八节,就过得女生而女神,活色生香。

而对于广大农村单身男青年而言,他们大多是低学历、低能力、低收入,或者没钱娶媳妇,是面对适龄女青年缺失后被动的不讲究,被动剩下,自命屌丝,变成了被爱情和婚姻抛弃的一群人。

如果再给农村婚恋市场分个贫富差异的层,基本就是贫困地区缺人——没姑娘;发达地区缺钱——娶不起。

婚姻挤压下的另一种边缘化:农村剩男何去何从

其实家里的老一辈并不是很理解堂弟娶妻为何那么难,虽然没有到很富裕的地步,但在农村当地,姑姑家也算是勤劳体面的人家。而且要说穷,二三十年前的农村更穷,但那时农村的光棍也没有现在多。

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当某一市场上存在需求大于供给的状况时,必然导致商品价格的上升。在女少男多的农村婚恋市场上,女性客观上属于供给方,男性客观上属于需求方,需大于供的供需矛盾,必然导致男性娶妻成本的上升,包括彩礼和婚礼费用的上涨。春节期间好几个新闻,都是在说乡村的相亲故事,同样的剧情模式——一个姑娘好多位男青年排着队相。

更何况,我国城乡差别大、人口流动强,女性在择偶过程中拥有梯度选择的权利——嫁到城镇,摆脱农村,所以婚姻匹配的矛盾,婚姻挤压的现实,越来越多的加到农村剩男的身上。

以经济分层为基础,城市男性对农村男性在女性资源的获得上构成挤压;农村内部,经济上有优势的男性更能在求偶的过程中胜出,挤压经济能力弱的人。

并且,这些年来,女性择偶的标准也发生了很大变迁。以前,除了基本的经济能力之外,大家还会综合人品啊、名声啊、社会关系啊等等;现在,谈婚论嫁时,房 子、车、工资收入等可通过货币量化的指标成了最主要,很多姑娘并不介意男方离婚带孩子。这既是爱情观大解放的结果,却也是追求有效资源的市场原则。

婚姻挤压下的另一种边缘化:农村剩男何去何从

所以,在事隔20年后,以往东躲西藏为了生个男娃的农村人,居然现在也喊出了“生女儿是财,生儿子是灾”的口号。

所以,不重生男重生女的时代终于自大唐后又一次到来了么?

貌似并非如此。首先,养儿防老、偏爱男孩等思维惯性仍然会在较长时间内乘着历史的车轮向前滑行,其次,男女比例说调整就这么容易调整么?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白驹的提案是关于刑法增设“非法组织胎儿性别鉴定罪”。他说,我国男女性别比例失调,2013年的数据为117∶60。

携程CEO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撰文说,从人类繁衍的生物学规律来看,在没有人为干扰的自然情况下,正常的男女出生比例大约为106,即每出生100个女孩,会出生大约106个男孩。

“但无论是从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数据,各种生育意愿调查、低生育率惯性分析,还是海外生育形势来看,中国都早已错过了人口政策逆转的时机,即便立刻全面放开并大力鼓励生育也难以避免未来人口的极度老化和急剧萎缩。”

所以,剩男危机只是初现吗?

(识局智库微信公共账号zhijuzk)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