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码头CEO曾碧波:跨境电商是中国全球化的重要推手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3  星期六
丙申猴  冬月初五

洋码头CEO曾碧波:跨境电商是中国全球化的重要推手

环球网 2016-03-09 20:56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鼓励商业模式创新。扩大跨境电子商务试点,支持企业建设一批出口产品“海外仓”,促进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发展”,从政策层面为跨境电商未来发展给予大力支持。而在此前,关于跨境电商进口免征税额将要取消的消息也让各界人士议论纷纷,为此跨境电商洋码头创始人兼CEO曾碧波受邀与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杨坚争教授一起在东方财经·浦东频道的《632观察》节目上探讨“后免税时代,跨境电商何去何从”。

以下为节目文字版:

周俊夫:欢迎632观察我是主持人周俊夫。这几天关于跨境电商进口免征税额取消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得爱买洋货的剁手党们是非常担心,以后还能不能开心的买买买了。税改新政究竟新在哪,具体情况我们先来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短片):最近一张关于新政税制变化对不同品类商品影响的图片在社交网站引发了多位业内人士的转发。据消息人士表示,跨境电商进口的新版税收政策即将出台,新政主要变化在于跨境电商、零售进口不再按行邮税计税,税额50元以内免征的优惠将随之取消,个人单笔交易限额2000元,个人年度交易限额2万元,限额内交易免征关税,进口环节的增值税和消费税减免30%征收。

有消息指出新政将于今年4月开始实施,此次跨境电商税制新政落地的意义可谓重大。这标志着过去三年多的跨境电商试点工作的结束,从税的最基本层面确定了跨境电商的模式和地位。

周俊夫:关于本期节目的话题我们请来了洋码头创始人CEO曾碧波和特约评论员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上海理工大学电子商务发展研究院院长杨坚争教授和我们一起来讨论。

二位好,关于跨境电商进口免征税额的取消,官方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出来,坊间已经是议论纷纷了。比如剁手党们在说以后买洋货是不是成本会提高了。

首先来请教一下曾先生,您觉得税改取消之后,我们的成本是不是提高了?提高了多少?

曾碧波:这一场税改官方还没有通知,因为是行业里面已经收集到了一些内部意见,据说应该是上周国务院已经通过了。这一场税改调整要看不同的产品品相,它会有不同的调整。现在国内人从国外买的洋货,大部分的像母婴产品,保健产品客单价比较低,客单价一般是200块钱上下,在新的税改之下,它是有11.9的综合税,这11.9如果按200块钱买的奶粉,要缴的税是22块钱。别的品像化妆品,还有一些高档一点的高客单价的产品,不一定,要看行邮税,像化妆品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整个化妆品在原来行邮税体系它是统一的,行邮税税率是50%,非常高。这一次调整以后,按照一般贸易税的规则来走的,化妆品里有一些是不属于50%这个范畴,不一定交消费税,像一些面霜,它的税就会下来很多。

周俊夫:第一个问题说的我就已经是云山雾罩了,太复杂了,各种税。我们来请教一下杨教授,刚才曾先生说50块钱的税额以内是免征的,这个50块钱是什么税?

杨坚争:原来讲的是行邮税,实际上这个行邮税税完全等于关税,海关所征收的税费基本上进口包括三部分,一部分是关税,一部分是增值税,一部分是消费税。行邮税是一种综合性的税种,在整个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间,我们允许他来享受这个行邮税。

周俊夫:现在免税额度取消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所有的都是按照关税来计算?

杨坚争:按照一般的货物进口的税费来计算的。

周俊夫:再来请教一下曾先生,刚才您提到了有一部分货物的价格肯定是提高了。价格提高了,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增加的这一部分成本是否最后也会落到消费者身上?

曾碧波:肯定会,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不一样,因为电商之间竞争很激烈,这个产业链往上游供应链走的也越来越深了,半年、一年以后价格又会往下走。比如买尿布,去年2015年出当行价大概是160,整个电商打在上面只有99块钱,就花王纸尿布国内妈妈们比较喜欢买的那种。税制调整以后会增加10%。可能要交10块钱的税,我估计不出大半年价格一律回来,这是流通的好处,高度竞争的市场价格一般是比较稳定的。虽然国家可能会收税,但是它会通过上游的供应链挤压,通过大规模采购,跟上游的厂家说我现在中国交这么多税,你给我个供货价,便宜5%下去,企业运营效率提高5%,消费者可能拿的价格不会有太大变化,但是短期之内会有。

周俊夫:我们看到除了税收优惠取消之外,新政可能对个人的交易限额也会有限制,二位怎么来看这个新的条款?

杨坚争:如果我们购买者全部是终端消费者,就是我买了以后自己用的,这样影响是不会太大的。既使是买化妆品,一次性买2000块钱以上也很少。

曾碧波:这个没有太明显,目前洋码头上的客单价是400元,已经是很高了,大部分跨境电商是150左右的客单价,单次购买2000一点影响没有。

(短片):近两年来,基于政策和人口红利,跨境电商进入了井喷式发展,以洋码头,蜜芽为代表的跨境电商在成立不到两年时间里,完成多轮融资,并相继踏上独角兽俱乐部。与此同时,京东、淘宝等电商巨头也在积极布局全球购业务。跨境电子商务正逐步成为外贸发展新的增长点。2015年全年跨境电商增幅高达30%,在2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今年商务部一个工作重点是要通过发展跨境电子商务,实现不出门就可以买到洋货。在各方利好的大环境下,税收新政对跨境电商将有怎样的影响?

周俊夫:我们看到这两年跨境电商的发展可以说是非常迅猛,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光是有各大巨头都在布局,还有很多大的电商企业发展非常的快。

刚才在片子当中我们看到商务部长高虎城表示,他说今年商务部一个工作的重点就是通过发展跨境电子商务来实现不出门就可以买到洋货。所以我们看见高层对于跨境电商的发展也是使劲的鼓励。在这么一个大的发展态势之下,为什么会取消这个税收优惠呢?是不是有点矛盾?

曾碧波:这一次税收优惠的取消,我的理解从政府高层来讲,是经过过去两三年各种试点的模式的一种总结性的判断。从监管模式上它已经有有效的监管的跨境购物里面,订单的形式,就是你买什么东西,支付的形式,你花多少钱,以及收件人的真实信息通过物流的管控。政府对于国人从国外买东西各个关键的信息判断上已经非常有信心了,同时他们看到另外一个问题,跨境购物里面,如果有大量的是免税的走,对传统一般贸易的冲击太大了。它形成一个财政部长说这是个政策洼地,过去一年有很多争论,各个部委争的很厉害,他说为了发展新兴产业,我们不要过早的交税。确实事实上形成一个政策洼地,原来人家走一般贸易进来要交税,增值税加上消费税,随随便便17%都是要的,哪怕消费税为零,关税为零,增值税17%肯定是需要的,行游税50元是免费的,都是免税进来的。

杨坚争:这样两种不对等的一种税收的制度,管理上是存在问题的。对于竞争者来说,显得不公平。现在这样的调整,实际上把大家放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在同一个平台上去竞争,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二,我感觉到如果我们采取这样一个税收政策,可以鼓励更多的传统的企业,传统的商家进入到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领域中间去,这样因为就都没有门槛了,原来只能放在自贸区中,放在跨境电子商务的企业中间去实行优惠政策,现在都可以对各类企业开始实行,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一个思路。

周俊夫:现在分为两派,觉得消费成本的提高,肯定会对大家的消费心理产生一定的影响。有些人说这个消息就是洪水猛兽,肯定会打击大家对于跨境剁手党的积极性。另外一派就是二位所认为的,高层对于跨境电商的长远布局。

曾碧波:我是乐观派,这个税制改革调整,消费者知道的人很少,办公室白领小姑娘她不管这个东西。所谓的洪水猛兽,行业内可能会做调整,因为税制上比较明朗,然后政府对未来长远的信心更强,行业里面有很多门槛是打掉的,比如说保税区,之前我们很多货必须得放在指定的保税区仓库里面,政策一明朗以后,我们完全可以在只要具备监管条件的地方都可以做,这个流动性更强了。比如上海,我们可以把货放在上海很多保税区里面,不像以前还要把货放到杭州去,或者放到郑州去。在这种情况下,竞争反而会激烈,门槛越来越低,流动性更强。

杨坚争:要认识到跨境电商的优势,它所以成长,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给予它一个税收的优惠,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样一个行业优化了整个进出口的流程,减少了交易的环节,提高了交易的效率,同时使消费者能够更快的获得他所满意的商品。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些优势,所以是的跨境电子商务得到非常充分的发展。

新政实施之后,很可能商家要调整他自己整个的营销策略,原来我们必须要放到很远的保税区,现在我可以放到很近的保税区了,这样的话缩短了运输的距离,降低了物流成本,这些东西很可能反过来反映在整个商品的价格上。实际上对于消费者的整个影响不是太大。

周俊夫:我们聚焦一下跨境电商一个长远的发展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因为我们注意到李克强总理曾经说过,他说“跨境电商决不是简单的国内老百姓买国外商品这么简单。”虽然二位觉得外贸升级,就跨境电商来说它应该起到的作用和意义在哪?

曾碧波:我们在看跨境电商这个事情本身,看简单来讲是老百姓从国外买东西,但他背后意味着是我个人看法或我们整个公司的看法,跨境电商将是中国融入全球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推力。中国之前的全球化过程更多是依赖劳动力红利,我们的人便宜,世界工厂。所以中国过去20年的全球化更多是生产驱动的。未来随着中产消费者的升级,可能有3亿到5亿的中产消费者,中国的人口红利是消费红利,不再是劳动力红利了。这种情况下,中国跟全球经济的融合,变成中国是消费驱动的一个全球化进程。作为消费驱动的全球化进程,最关键的推动力就是跨境电商。

我们认为中国接下来10年,20年全球化进程是被中国老百姓驱动的,而不是中国的工人驱动的。在这种语境下,全球的资源是要打破很多的障碍、壁垒,快速流通拉到中国市场来满足中国消费者需求。

说更远一点是中国的通胀输出。像美国人那么多的美金,物价从来不涨,因为它跟全球的经济和贸易和零售是打通的,它的通胀是全球进行输出的。中国消费者兴起过程,跨境电商带入更多全球市场跟中国二合一,中国的通胀输出是一定可以实现的,我们是非常看好这个未来。跨境电商只是一个抓手而已,是一个驱动力而已。

杨坚争:当我们进口外国产品之后,这样带来的是冲击国内的市场,带来的是冲击国内的产业,这仅仅是一个方面。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可以促使我们的产业进行调整自己的产品结构,适应我们的消费者新的需求,这样对推动我们国内的生产,推动整个产品的质量,提高产品的质量,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