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纷纷提议“光伏扶贫” 这是一门赚大钱的生意?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8  星期四
丙申猴  冬月初十

两会代表纷纷提议“光伏扶贫” 这是一门赚大钱的生意?

同花顺金融服务网 2016-03-09 13:10

企业的赚钱本性与社会公益性看似矛盾,但国内光伏企业们却希望在国家政策加持的光伏扶贫项目上实现“双赢”。

今年两会期间,包括晶科能源有限公司CEO陈康平、汉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李河君、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和新华联(000620)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等在内的多位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建议国家加大力度支持“光伏扶贫”。

从各地的实践看,光伏扶贫主要有四种类型。一是户用光伏发电扶贫,利用贫困户屋顶或院落空地建设3-5KW的发电系统,产权和收益均归贫困户所有。

二是村级光伏电站扶贫,以村集体为建设主体,利用村集体的土地建设100-300KW的小型电站,产权归村集体所有,收益由村集体、贫困户按比例分配,其中贫困户的收益占比在60%以上。

三是光伏大棚扶贫,利用农业大棚等现代农业设施现有支架建设的光伏电站,产权归投资企业和贫困户共有。

四是光伏地面电站扶贫,利用荒山荒坡建设10MW以上的大型地面光伏电站,产权归投资企业所有,之后企业捐赠一部分股权,由当地政府将这部分股权收益分配给贫困户。

“国内光伏扶贫项目模式尚处于探索和起步阶段,整体规模很小。”航禹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丁文磊告诉新闻记者。该公司主要专注于分布式光伏发电。

不过,李河君在提案中称,2015年全国光伏扶贫试点建设规模达1836MW,年均收益22.6亿元,投资收益率接近13.72%,近43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增收。

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首席光伏产业研究员红炜告诉新闻记者,不加杠杆的商业光伏电站收益率通常为9%-10%,光伏扶贫有国家政策支持,在土地、水费、人力等成本上享特殊待遇,因此,尽管未看到官方数据,但上述数据亦有“合理的可能”。

光伏扶贫项目的推进源于政府与企业的合力。这既是政府进行扶贫的新途径之一,也直接扩大了光伏应用市场。

光伏扶贫最早于2013年在安徽省金寨县试点。2014年10月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联合下发《关于组织开展光伏扶贫工程试点工作的通知》后,河北、山西、甘肃、宁夏、青海等五省区进入试点范围。去年,国家能源局专门规划1.5GW的指标用于光伏扶贫项目。

“开始时大家都看不懂,后来国家投入6000亿元推出五年扶贫攻坚计划,地方政府利用光伏扶贫的驱动力就变得特别强烈。”丁文磊告诉

新闻记者,因为国家政策支持,而且能够治理贫困,同时又节能减排,地方政府开始积极与企业接洽。

“这些项目面对的客户群体是农村老百姓(603883),虽然企业赚钱天经地义,但不能只顾赚钱,最重要的是做好产品质量,让百姓真正受惠才行。”丁文磊认为,做光伏扶贫项目的企业应该有起码的公德心,要把好事做到实处,“不然麻烦少不了”。

尽管这并不是一门容易赚大钱的生意,但企业仍有不少收获。除了扩大产品应用市场,由于光伏扶贫具有较强的社会公益性,利于光伏企业争取良好的口碑和品牌形象。

“当地政府在推动光伏扶贫项目时,会给企业一定比例的地面电站配额,也就是常说的‘路条’。”丁文磊告诉

新闻记者,一些企业就是为了拿到“路条”而做光伏扶贫,“这种现象很普遍”。

红炜则认为,无论企业的动机如何,只要能够切实推进光伏扶贫项目,同时又利于企业自身,“这种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虽然得到政府与企业的合力推动,光伏扶贫项目却依然面临多重困境。

最大的困难是资金。光伏扶贫的初始建设投入较大。以3KW户用分布式光伏电站为例,每户的一次性投入在3万元左右,假设给一个自然村50户安装,总投入约150万元,其中贫困户负担40万元左右,存在较大资金缺口。

通常每个地方到户的扶贫资金仅6000-8000元,其余75%左右需要银行融资,而目前一般银行贷款的办理手续繁、周期长、利息高,导致部分光伏扶贫工作开展不达预期。

李河君建议,银监会指导金融机构出台光伏扶贫金融政策,由承建企业统一对接金融机构,解决资金缺口问题。陈康平则建议明确银行体系每年的光伏扶贫金额指标,且要求按15年甚至更长期年限、2%-3%的年利率给予支持,从而保证扶贫工作的有效覆盖。

傅军则建议采取扶贫小额贴息贷款、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运营等方式,以财政支持为主、社会参与为辅、以村带户自筹部分资金为补充,推动光伏产业扶贫规模化发展。

农村电网承受力欠缺则是另一大现实瓶颈。按照国家电网规定,光伏装机不能超过并网点变压器总容量的30%。农村变压器容量普遍在200-300KW,按此计算一个村的装机容量仅为几十兆瓦,无法满足光伏扶贫规模的需求,而目前电网改造的手续繁琐,需要层层审批,一般需要到省一级电力部门。

陈康平建议,一方面根据不同地区的用电负荷特点,灵活放宽光伏装机占并网点变压器的容量比例,另一方面相关部门简化电网改造审批手续,针对光伏扶贫地区,加快改造进度,必要时采取企业代建、电力部门支付的方式,彻底打通光伏扶贫的电力出口。

更让政府头疼的是,光伏在农村普及程度不高,部分承接光伏扶贫项目的中小企业实力和服务网络有所欠缺,分布式光伏项目在未来20-25年的运维期内,售后服务可能得不到保障。

为此,李河君建议国务院扶贫办选择一批有实力、有经验、有社会责任感的大型光伏企业,以行政区划为单位,统一规划管理,统一包干实施,以确保项目建设质量和后期运维。

此外,部分地区还出现了低价承接光伏扶贫项目的现象,难以保证项目质量、国家扶贫资金效益和贫困户收益等问题,均使得光伏扶贫项目的推进面临考验。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