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星期二”后,希拉里 vs. 特朗普对决已定?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4  星期日
丙申猴  冬月初六

“超级星期二”后,希拉里 vs. 特朗普对决已定?

选·美 iAmElection 2016-03-09 12:49

“超级星期二”后,希拉里 vs. 特朗普对决已定?

本文作者封楚诚。本文2016年3月4日首发于澎湃思想市场栏目。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两党党内初选阶段最重要的一场战役“超级星期二”于美国时间3月1日晚落下帷幕。“超级星期二”是初选阶段的一个重要时间节点:在这一天举行党内初选或党团会议的州数量超过初选阶段其余任何一天。以刚刚过去的“超级星期二”为例,共有包括阿拉巴马、阿拉斯加、阿肯色、佐治亚、马萨诸塞、明尼苏达、俄克拉荷马、田纳西、德克萨斯、佛蒙特和弗吉尼亚等十一个州举行州内初选。

由于囊括的州数量庞大、贯穿美国东西南北,“超级星期二”在选民的人口比例、种族构成、文化和宗教背景等各方面均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正因为如此,“超级星期二”往往是两党总统候选人的第一块试金石,这一天的初选结果也具有鲜明的指向性意义:通常意义上,只有能够在“超级星期二”中获得广泛政治认同的候选人才有可能在11月的大选中代表本党击败对手。另一方面,由于参加“超级星期二”初选的州数量之大,其囊括的代表数往往对于初选本身也有着决定性的意义。以2008年党内初选为例,“超级星期二” 囊括了二十四个州,包括52%的民主党“承诺代表(pledged delegates,即在全国大会上必须根据初选情况投票)”和49%的共和党代表。广泛的代表性意味着能够在“超级星期二”取得压倒性胜利的候选人往往会在本党全国大会上胜出并搭上通往最后大选的直通车,而落后过多的候选人则会就此出局。

“超级星期二”后,希拉里 vs. 特朗普对决已定?

特朗普秋风扫落叶,克林顿领先桑德斯

“超级星期二”后,希拉里 vs. 特朗普对决已定?

超级星期二选情分布

刚刚过去的“超级星期二”并没有太出乎人们的意料;从基本面看,两党候选人继承了初选前期各州的选情。共和党方面,反建制派的“另类”候选人特朗普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拿下七个州,以319张代表票遥遥领先;排名第二的极端保守主义候选人克鲁兹仅拿下了阿拉斯加、俄克拉荷马和德克萨斯三个州,以226票的总票数为阻挡特朗普留存了最后的希望;排名第三的建制派候选人卢比奥只拿下了明尼苏达一个州,总票数110票大幅落后;凯西克和卡森总票数则分别为25票和8票,基本已经“无缘”总统选举。民主党方面,克林顿(为全文统一,本文通篇将以姓氏称呼希拉里•克林顿)在“超级星期二”中拿下了七个州,在总的代表票上领先了仅拿下四州的桑德斯近200票(595-405)。如果将已经表态的民主党超级代表(Superdelegates)数量计算在内,克林顿以1052-427票的优势领先桑德斯近一半。

很多人就此认为,2016年总统大选的大局已经就此确定:特朗普在共和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势不可挡,一路碾压其他候选人;克林顿与桑德斯相比赢面显然也更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接下来数周时间中,变数仍然存在。

共和党方面,虽然特朗普已经遥遥领先,但其他候选人现在抱团反击还为时未晚。总结特朗普在初选进行到现在能够一路高开高走、碾压其他候选人的根本原因,无非是三方面:其一,共和党选民对本党传统建制派政客在过去十多年间一事无成、无法对民主党政府构成挑战已经彻底失望、愤怒,他们迫切需要新的力量促成变革;其二,少数族裔人口的高速增长让构成共和党选民基础的白人社会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他们需要可以代表本族群利益的候选人领导白宫、重构美国的国家政策;其三,在特朗普这样的反建制派候选人已经出现的情况下,建制派仍然缺乏领导力、低效、分崩离析,不能形成有效合力与之抗衡;与此同时,体制内的反建制派候选人克鲁兹还分掉了大量的票数。第三方面原因恰恰是特朗普能够在各州摧城拔寨的一个重要因素:其他候选人之间的严重内耗分散了票数,让特朗普轻而易举拿下多数票。

以二月进行的数场初选看,虽然特朗普赢多输少,但赢面和其他候选人整体相比差距并不大。在新罕布什尔,特朗普的得票率为35.3%,而凯西克、克鲁兹、布什和卢比奥四人得票率总和为49.1%;在南卡罗莱纳,特朗普的得票率为32.5%,而卢比奥、克鲁兹和布什三人的得票率总和就已经超过了50%。在内华达,仅卢比奥和克鲁兹的得票率之和就足以胜过特朗普。因此,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如果克鲁兹、卢比奥和凯西克能形成“反特朗普联盟”,是有可能与特朗普掰一掰手腕的。

饶是如此,其他候选人通力合作挡住特朗普的时间所剩无几。在3月15日,共和党将迎来极为关键的两场初选:佛罗里达初选和俄亥俄初选。佛州共有99张代表票,而俄州有66张代表票,两者票数总和大于特朗普和排名第二的候选人克鲁兹目前的票数差距。最重要的是,佛州和俄州的初选规则并非“比例代表制”而是“赢家通吃”——人口票占多数的候选人将拿到所有代表票。这意味着,如果克鲁兹能够拿下佛州和俄州,将一举抹平他和特朗普目前的票数差距,从而迎头赶上特朗普并有可能就此展开对后者的反攻。当然,如果其余候选人在3月15日之前无法对特朗普做出有效回应、佛州和俄州的165张代表票落入特朗普手中,那么克鲁兹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无力回天了。

上述分析基于的假设前提是建制派愿意与克鲁兹合作。目前克鲁兹主要的竞争对手,排名第三的卢比奥是佛罗里达州的现任参议员,排名第四的凯西克是俄亥俄州的现任州长——毫无疑问,这二人是最有可能赢下佛州和俄州的共和党候选人。虽然二人面对特朗普几乎毫无胜算,但卢比奥和凯西克显然不会主动靠边站、轻而易举把选票拱手送给同样是反建制派、只是稍比特朗普好一些的克鲁兹。反之,二人更有可能的做法是在自己的大本营(即佛州和俄州)努力搏一把,争取优势地位。总而言之,“反特朗普联盟”纸面实力非常好看,操作起来困难重重。

与此同时,哪怕是无法形成“反特朗普联盟”,其他候选人也需要更好地动员自己的力量;在过去的数周时间里,克鲁兹等候选人把大量的炮弹砸向了特朗普,但是无奈效果欠佳、无异于隔靴搔痒,反而让特朗普抓住把柄扩大优势。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其余候选人们需要更好地传达出他们应该传达的信息:特朗普成为总统并不会使支持他的选民们的期待成为现实;与之相反,特朗普获胜在更大的图景和更长远的未来对共和党的损害无以估量,共和党将失去温和的中间选民,并可能在国会和各州职务的竞选中蒙受巨大损失。此外,建制派还应该将已经退选的杰布•布什动员起来,号召曾经支持布什竞选并投入近亿元的超级赞助商们站出来抵挡特朗普。

如果以上策略全部失效,那么其他共和党候选人最后的底线(输掉就要连底裤都当掉的那种底线)是,不要让特朗普的总代表票数超过50%。如果卢比奥、凯西克等人能够拿下接下来的一、两个“赢家通吃”州,那么就可以把这场比赛拖入“加时”——共和党总统提名将在七月克利夫兰的全国党代会中揭晓,届时他们还留有一线生机、战胜特朗普。否则,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将势不可挡。

民主党的情况要比共和党简单得多。克林顿在“超级星期二”结束后以595票的代表票领先桑德斯的405票;算上超级代表后,克林顿则以1052票领先桑德斯的427票。从票数角度看,桑德斯已经没有胜选可能。与此同时,克林顿在少数族裔票中大幅度领先桑德斯:在阿拉巴马,克林顿拿到了93%的非裔选票,而桑德斯只拿到5%;在阿肯色,克林顿拿到了90%而桑德斯只拿到了10%。在差距最小的俄克拉荷马,克林顿也以71%的非裔得票率大幅领先桑德斯的27%。

然而,桑德斯手上还有牌可以打。虽然桑德斯的竞选几乎完全不依赖大金主的资金支持,但是桑德斯从不缺钱。在刚刚结束的二月份,桑德斯在没有大金主砸钱支持竞选的情况下募集到了4000万美元的资金。而从去年4月30日至今年1月31日,桑德斯募集的资金仅为近5500万美金。这一数据对比说明尽管桑德斯在选票上处于下风,但募集资金能力实际上有所增强。当然,需要注意的是,桑德斯的开销同样很大,其在资金层面与克林顿的竞争孰优孰劣并不明朗。另一方面,正如很多评论都指出的一样,“反建制派”的呼声并不仅存在于共和党,这种寻求新鲜血液主导国家政治的趋势是普遍的。在这一问题上,希拉里显然处于更不利的位置,而桑德斯呼吁社会进步与变革的政治立场则填补了民主党候选人在这一趋势中的空白。

总体而言,克林顿有着显然更大的胜算——除非极其严重的意外情况发生,克林顿基本锁定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席位。

如果克林顿 vs. 特朗普真的最终成为现实,以下因素将极有可能左右最后的选举结果。

一大因素是少数族裔票仓。2008年,奥巴马靠着非裔美国人的支持一路高歌猛进入主白宫;2016年,少数族裔在美国政治中的地位仍然重要且有争议。假设特朗普真的站上了最后的舞台,那么少数族裔将有可能成为决定性的因素:特朗普反移民、种族歧视的立场将可能迫使绝大多数拉丁裔和非裔选民支持克林顿。在2012年总统大选中,由于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反对移民的保守立场,史无前例的1100万拉丁裔选民走出家门投票。在这部分选民中,71%投票支持奥巴马,仅27%支持罗姆尼。这一巨大差距比2008年奥巴马对阵麦凯恩时还要增加了8个百分点。饶是如此,2012年真正投票的拉丁裔选民也仅占有投票资格的拉丁裔选民的48%——如果剩下一半拉丁裔选民在2016年也站出来投票支持希拉里,其影响是不可估量的。与此同时,有投票资格的拉丁裔人口规模也在逐年上涨:根据皮尤中心的数据统计,有资格的拉丁裔人口从2008年的1950万上涨到2012年的2330万,增长19%。按照这一增长速度,2016年大选中可以投票的拉丁裔选民数量是相当可观的。抛开近期的总统大选,从中长期角度看,自1980年以来所有胜选的共和党总统在拉丁裔人口中的得票率均在30%以上,低于30%全部败选。因此,可以说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和他要在美墨边境建造长城的“美好蓝图”已经为其选举蒙上了一层阴影。

虽然在少数族裔票仓上占优,但对克林顿而言,吸引男性选民可能是一个问题。在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的初选中,克林顿的支持者中男女比例均出现了明显差异。根据爱荷华的出口民调,克林顿获得了53%女性选民的支持,而男性选民的支持率仅为44%,低了九个百分点。在新罕布什尔的出口民调中,克林顿获得了44%的女性选民票和32%的男性选民票,男性选票比女性选票低了12个百分点。在内华达州,希拉里得到的选民票男女比例差距为13个百分点。而克林顿的潜在对手特朗普则在吸引男性选民方面做得更好:在新罕布什尔,特朗普获得的男性选票比女性选票多5个百分点;在南卡罗莱纳,这一差距为7个百分点。性别差距并非由克林顿和特朗普自己的性别决定,而是党派立场说了算:在2012年大选中,奥巴马在女性选民中的支持率一度比罗姆尼高20个百分点;在2008年大选中,奥巴马在女性选民中的支持率也比麦凯恩要高得多。事实是,男性选民在一些议题上比女性选民更偏保守并倾向于支持共和党。奥巴马在2012年仅赢得了39%的男性选民的支持:这是历年来胜选一方拿到的最小的男性支持率。而在早前于2015年底进行的民调中,希拉里在男性选民中的支持率偏低,这已经对其胜选构成潜在隐患。因此,如何与特朗普竞争男性选民的选票将是克林顿需要解决的问题。

最无法预期的是,特朗普的“离经叛道”能走多远。初选进行到现在,说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离经叛道的领跑候选人恐怕不会有太多反对声音。特朗普“荒唐”的言论包括:禁止一切穆斯林移民、在美墨边境建造一堵墙拦住非法移民、非法移民都是“强奸犯”和“毒贩子”……与此同时,特朗普歧视女性、歧视残障人士,几乎打破了所有“政治正确”的条条框框。到目前为止,虽然特朗普的立场遭到了很多人的批判,但也为他吸引到了坚定的受教育程度低下的白人男性支持者——根据大西洋月刊的一项数据表明,25岁以上大学生每增加1%,特朗普的支持率都会相应下降0.65%,这足以体现特朗普的白人极端保守主义支持者们的反智倾向。问题是,随着特朗普一路这么“离经叛道”下去,他会不会有一天突破红线、触底反弹,彻底激怒所有人,从而使之输掉大选?亦或是,这一情况发生的更早一些,直接促使其他建制派候选人从中获利?

原文标题《“超级星期二”后,希拉里 vs. 特朗普已然到来了吗?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