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难、看病贵要靠医疗事业发展解决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图片写真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7-11-25  星期六
丁酉鸡  十月初八

看病难、看病贵要靠医疗事业发展解决

环球网 2016-03-09 20:56:21

图说:

医务人员正在给患者实施手术。 来源:CFP

【新民晚报·新民网】如何根治号贩子、养老金调整为何要统筹安排、解决看病贵、看病难有什么办法等,这些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民生话题,在今天上午全国政协举行的“惠及民生共享发展”主题记者会上,被一一聚焦。黄洁夫、范小建、胡晓义、李卫红和刘长铭等5位全国政协委员,分别回答了记者们关注的问题。

去年国家的医药卫生总支出达4.2万亿元 “其实我们国家2009年的医药卫生总支出是1.7万亿,去年是4.2万亿,6年增加了两倍,国家还是掏出不少钱。但为什么出现效果不好呢?就是医疗卫生服务体制的问题。” 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回答“中国的医改已经进行7年了,但民众还是在说着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时表示,我们制定的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在某些阶段完成了,可是从根本上还没有完成,特别是公立医院的改革严重滞后。现在我们国家花的大量钱,都被这些医院服务中间的虚高商品消化掉了,老百姓从口袋里掏出来的钱,从比例上下降30%,但是实际数字反而增加了,这就是看病贵、看病难的病因。

“我开的药方就是邓小平同志所说的话,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把医药卫生事业发展了,这个问题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黄洁夫认为,国家必须有一个和谐的、公平的、竞争的,特别是竞争的医疗卫生服务环境。还必须有道德高尚、技术精湛的医务人员队伍。这两点是必须的。人民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只有依靠这两个因素才能解决。

更多关注已经渐渐老去的父母

2005年以来,养老金第一次涨幅低于10%,有记者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胡晓义怎么看待这个调整。“因为我父母也退休了,所以非常关注这个问题”。

胡晓义动情地说:”你最后一句话非常打动我,我原来以为只有9000多万离退休人员,再加上一些专业工作者才关心这件事,但是你作为一个年轻人也很关注这件事,而且讲到你的父母,我很感动,我认为青年人应该更多地关注他们已经渐渐老去的父母。“

胡晓义解释道,这次调整是首次统筹安排。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讲的是退休人员,不是像以往的报告里讲的是企业退休人员,预算报告里讲的更明确一点,就是包括企业的,也包括机关事业单位的退休人员。这在过去是没有的,十二连调包括了机关事业人员,现在把两个方面统筹起来考虑了,这是去年开始实施机关事业单位养老制度改革之后的一个新的进展。过去是双轨制,现在并轨了,基本制度并轨了,待遇调整的政策也是遵循同一规则,这样,这个制度的公平性就更强了。

至于调整幅度浮动原因,胡晓义说,主要考虑到了几个因素,一是经济发展水平,二是财政的支付能力,三是物价水平,四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五是社保基金。“所有这些方面的因素集合起来做一个调整待遇的方案,我认为取6.5%左右还是恰当的。”

城市低保人口规模为2000多万

有记者提问:“我听说中国城市也有贫困的问题,城市贫困的问题怎么解决?”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务院扶贫办原主任范小建回答说,据他了解,城市的贫困人口没有单独的标准,但是城市低保是有标准的。目前城市低保人口的规模大体上是2000多万,实际上也起了兜底的作用。

城市贫困人口问题最主要的原因是两个:因病致贫或者因病返贫,因残致贫或者返贫。这两方面都有对应性的措施,在医保方面,对于困难群体、对于家庭收入低的群体都有专门性的保障措施。对于残疾人,最近国务院刚刚发布了文件,对于困难残疾人群体有补贴,对于重度残疾人群体也有补贴,有助于解决城市贫困人群的问题。

根治号贩子要靠推动改革和发展

谈到治理号贩子的问题,黄洁夫委员继续“开药方”:“外科医生治个病,腹腔脓肿,不能说切开引流了就解决问题了,切开排脓引流要好几天,过几天可能就复发了,复发还可能致命,所以要进行根治性的治疗,要把病灶切掉。怎么切掉呢?所以根治号贩子现象还是要靠推动我们的改革和发展。”他指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也要发挥好作用,用政府的有形之手和市场的无形之手,把这个市场建设好。

“2万多家医院应该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改革,该公立的就公立,该民营的就民营,该慈善的就慈善,把它分清楚,老百姓的选择就多了,医生的合理价格,就可以在不同的就医环境里公正体现了。”(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江跃中 潘高峰)

责编:江跃中,潘高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