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患了难言之隐只能去楼下的小诊所,这天医生却突然拉住了我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8  星期四
丙申猴  冬月初十

我患了难言之隐只能去楼下的小诊所,这天医生却突然拉住了我

有缸粗没缸高 2016-03-09 11:27

我的男朋友小焦常常失踪,后来我渐渐习惯,每一次他离开,我都会做两件事,第一是检查自己有没有怀孕,第二是检查有没有染上妇科病。

我去的是楼下一家小诊所,简陋,便宜,医生叫乔大生,是个清瘦的男人。

我想乔大生大约很瞧不起我,每隔两三个月就去治疗妇科病的女人,连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这一次,小焦失踪的时间太长了,我的柜子里有穿不完的衣服,天气好的时候我把它们一件件晾在阳台上,桔红配米黄,冰蓝配素白,暖色系和冷色系仔细地搭配,自得其乐。

我去了小诊所,叫乔大生开一瓶安眠药。乔大生不肯,说,你该找个工作,累了就睡得着了。

我说,不如找个男人。

乔大生显然没有幽默感,他居然当真了,表情局促,好半天才说,这个我帮不了你。

我对他说,就你也可以。

乔大生来敲门时,我正好喝醉了,开了门就顺着门框往下溜。

乔大生将我拦腰抱了起来,可是力气不够,然后我和他同时摔倒在地板上。然后乔大生忙不迭地向我道歉。

乔大生脑子里一直梗着我的那句话“就你也可以”,然后一夜不得安眠。所以才来敲我的门。

我醒来时,乔大生在厨房里烧水泡茶,他居然弄来一整套宜兴茶具,像真正的茶道那样做足功序,然后他说,女人不要喝酒,要喝茶,茶如人生,在沉静中淡化生命艰辛。

我说,酒也是人生,在麻醉中解答生命疑惑。

乔大生便无话可说了,大概料不到我居然也有人生道理可讲。

乔大生的诊所,距我的屋子很近,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楼下那寒碜的店招。于是他常常关了店就上来,带来一块肉,一把菜,十块钱就可以做三菜一汤。

乔大生说我像一只狐狸,不漂亮,却抓扯人心。我想乔大生大约读了太多文艺小说,固执地把我理想化了。而且他居然给我介绍了一份推销保险的工作,乔大生说,你需要多和别人说说话,不要整天闷在屋子里。

我没有拒绝乔大生的好意,他替我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所以没有理由再白养着我。他不是小焦,小焦会用掉身上仅有的五十块钱为我买蓝色妖姬,小焦会说,不想上班就不上。当然,小焦也会毫无来由就蹬掉我。

我不能指望一个三番五次为我治疗妇科病的诊所医生爱上我。

然而这份工作没做多久就做不下去。我在一家饭馆与一个老头多磨了几分钟,老头说想买保险,却把胳膊有意无意地往我胸上蹭,我装作没看见。

乔大生却看见了,他几步就蹿进来,拉起我就走。

乔大生说,他摸你你不知道啊?

我说,摸了就摸了,人家是客户。

乔大生却气得脸都变了颜色,继而把那些资料撕得粉碎。乔大生说,不干了不干了,我养着你。

小焦又回来了。这是我没想到的,他离开得太久,久得断了我的念想。小焦来敲门时乔大生刚刚离开。我看着这个一如既往地英俊和无赖的男人,一时间竟希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

我给乔大生打了电话,我说,我男朋友回来了,以后你别上来了。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不敢揣摩乔大生的心情。

日子似乎回到了原来的轨道,我和小焦凑钱喝酒,凑钱吃饭,我想除了小焦,还有谁会对我不离不弃呢?小焦最终还是回来了,也许就算我们纠缠到六十岁,他也总是会回到我身边。

可是,我开始想念乔大生,甚至,越来越想。

小焦再一次离开是两周后,那天我和他都喝了很多酒,小焦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诊所医生的事,你这贱人。

小焦潜到诊所,偷走了乔大生一袋价值二十万元的虫草,那是乔大生花了毕生的积蓄买来打算转手的,因为行情很好。

小焦离开时对我说,一袋虫草就把你卖给乔大生,算便宜了。

二十万元的损失,足以把一个老实男人逼疯。我说,你别报警,也别追究,就当花二十万买了我吧,我跟你好好在一起。

乔大生疯狂地说,你值二十万吗?你值吗?

乔大生说得对,我不值二十万,所以我走了,收拾行李时,衣服多得怎么装也装不下,却坚决地一件不扔。

我在邻近一个城市呆了三周,就去了西北。因为在酒吧推销啤酒时,我认识了一个驻唱的女子,要去西北开酒吧。我说西北很苦,为什么一定要去,她说,有个男人在那里等了我三年,我再不去就会永远失去他。

女子的话打动了我,然后我就跟着她一起走了。

结果我上当了,我被锁进一套旧房子里,等待某个未知的买主。房子四周都有围栏,想跳楼都没用。于是我索性不想逃跑的事,把衣服全部翻出来,穿一遍,再洗一遍。当我在阳台上晾晒那些美丽的颜色时,很想迎着阳光哭出来。

然后我睡着了,因为服了很多安眠药,药是从乔大生那里偷来的。

朦胧中,我感觉有人挤压我的腹腔,胃里排山倒海,终于哇地一声吐了出来,然后我听见一个人惊喜地说,好了,吐出来了。

乔大生,我在千里之外,居然听见了他的声音,感受到了他的手温,真是奇怪。

面前的脸渐渐清晰,真的是乔大生,和一群警察。然后乔大生哭了,他说,要不是阳台上那些衣服是我熟悉的,我一辈子也找不到你了,我差点就失去了你。

我看着从天而降的乔大生,头很痛,眼睛也很涩,可是一股巨大的幸福狂奔而来,令我猝不及防,除了想要紧紧拥抱这个痛哭的男人,没有别的愿望。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