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女子常被丈夫暴打 写保护令申请书称不想离婚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11  星期日
丙申猴  冬月十三

临高女子常被丈夫暴打 写保护令申请书称不想离婚

南海网 2016-03-09 11:05
临高女子常被丈夫暴打 写保护令申请书称不想离婚

当事人在办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

南国都市报记者王忠新/文 通讯员黄颖/图

“这是对妇女权益保护的重大突破!”3月8日,临高县妇联副主席钟吉小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3月1日,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7日,临高法院审理了该法实施后的一例涉家暴民事案件,涉案女子受到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保护。

无奈求助:女子遭受丈夫常年家暴

3月4日下午16时许,临高县人民法院立案大厅迎来一位中年妇女。

“孩子她爸爸经常打我,我想申请‘保护令’……”这位妇女告诉法院的工作人员,她实在无法忍受丈夫的拳脚,明确向法院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她是咨询妇联后才作出这个决定的。

原来,39岁的邵小娟(化名)老家在临高县临城镇的一个村子。在村口经营小卖部的周阿婆说,“几次看到她丈夫和她吵架,邵小娟很少出门,她脸色总是很不好。”

3月1日那天,邵小娟找到临高县妇联求助。“他又动手打我,我以前身上的旧伤还在呢!”邵小娟一边说着,一边向妇联工作人员露出身上的伤痕。

“她全身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暗红的痕迹,她说是被丈夫打的”,临高县妇联副主席钟吉小说,邵小娟自称常年遭遇丈夫的殴打,她很多时候选择忍气吞声。

据介绍,1998年,邵小娟和赵勇(化名)开始同居。2004年4月,女儿小玲(化名)出生。赵勇在外面做工,每天早出晚归。孩子一天天长大,赵勇开始对在家照顾孩子的邵小娟产生不满,把妻子当成“撒气桶”,还动手暴打妻子。

“他只要喝酒就打我,有几次他喝得醉醺醺的,一手抓着我的头,一手举着刀要砍死我……”邵小娟说,她每次哭着求丈夫放手,年幼的女儿也吓得哇哇大哭。

2012年,赵勇和邵小娟夫妻俩在村里建新房后,一家人住进新房。“我向村里和镇里等很多单位都反映过,报警都记不清多少次了,本以为住进新房丈夫会改变,没想到他还是没有收敛。”邵小娟在办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时说。

2014年12月初的一天,赵勇从外面回来后和邵小娟发生口角,赵勇对妻子大打出手,邵小娟带着伤,哭着跑进当地的派出所。同月11日,赵勇被行政拘留5天。

大胆维权:我不想离婚 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

今年3月1日,临高县妇联工作人员告诉邵小娟,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了,她可以通过法律途径,例如通过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的方式,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次日,邵小娟写了两页纸的“保护令”申请书。

临高县人民法院办案法官赖瑞强说,“我们了解到,邵小娟不想和丈夫彻底决裂,她不想提出离婚的诉讼。上次她丈夫被警方行政拘留,她还为对方担心,在接受强制措施时受苦。”

3月4日,临高法院收到了邵小娟的“保护令”申请书。邵小娟请求法院依法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自保护令生效之日起,禁止赵勇对其实施家庭暴力。同时,禁止赵勇在6个月内接触卲小娟(注:指违反申请人意愿的接触)。

随后,临高法院展开对案件初步的调查。

法院裁定:男方再施家暴可被追刑责或拘留

邵小娟的女儿小玲今年11岁了,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邵小娟既不想婚姻破裂,让孩子失去一个完整的家,又不甘心接受丈夫的家庭暴力。邵小娟经常在家以泪洗面。法官在调查中发现,邵小娟曾经到临高中医院接受检查,病历记载了她身上遭受的伤痛。

“男方常年在外应酬,对在家照顾孩子和家庭的女方缺乏理解,认为女方脾气不好。”办案法官说,他们发现,本案的夫妻双方并没有多大的矛盾,吵架多为生活琐事。

记者了解到,赵勇常年做工程带施工队,连一些村里人也常和他有业务往来,大家平常对赵勇的印象都不错。

临高法院副院长王伟良说,赵勇在与邵小娟同居生活期间,曾因殴打邵小娟而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的处分,至今不悔改;有时酒后威胁、殴打邵小娟,使邵小娟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邵小娟提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予支持。

3月7日晚,趁着赵勇回家,临高法院副院长王伟良和另外一名法官给他送达了一份民事裁定书。

“依照我国《反家庭暴力法》有关规定裁定:禁止赵勇对邵小娟实施家庭暴力;禁止接触邵小娟。如赵勇违反上述人身安全保护令,构成犯罪的,法院将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法院予以训诫,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十五日以下拘留。”

“这份裁定书的有效期限是六个月,是我们目前能够裁定本案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最长期限。当然,如果申请人根据实际情况,可以申请延长期限。”王伟良说。

3月8日晚,赵勇接受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为了家庭生计打拼,回到家后,常发现碗筷没收,衣服没洗;而邵小娟无业在家,却出言挖苦嘲笑我,我因此会生气冲动。女方还吵闹到外面,让我在朋友面前难为情。”

“一路走过来,不想让女儿受影响了。我想让她找份工作,接触更多的人和事,别再这样下去了,我也想好好过日子,但过生活是两个人的事情,需要双方努力。”赵勇说,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帮他家走出吵架的阴影,开启崭新的生活。

办案法官 《反家庭暴力法》惠及同居关系当事人

8日,记者了解到,在法院送达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民事裁定书后,当事人赵勇和邵小娟仍然处于共同居住状态。同时,村干部和西门派出所也接到了裁定书及相关备案。下一步,各种力量将联合为邵小娟提供法律保障。西门派出所所长符振学说:“我们会密切注意这个家庭的情况,必要时,会配合法院一起作出相关行动,比如拘留当事人。不过,相关机制还有待进一步理顺,新法实施后,各组织各部门之间,需要更多协调和沟通。”

“法院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这不但对保护妇女权益有所裨益,也对同居关系中越来越多的家庭暴力问题产生了重要影响。”王伟良介绍,《反家暴法》明确了家暴范围,即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该法还特别强调,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也参照该法规定执行,这意味着同居暴力也被纳入其中。

据记者初步了解,目前赵勇对邵小娟的态度有所缓和。邵小娟本人现不想对邻居及外界提及他们的私事。

海南省律师协会会长廖晖说,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总体上比较完整,包括申请、管辖、形式、措施、期限、执行等。长期以来,人身安全保护令需要依附其他案由,此《反家庭暴法》将人身安全保护令规定为独立案由是一个突破,家庭暴力受害者可以独立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特别有利于及时保护家暴受害人。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