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10  星期六
丙申猴  冬月十二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解放军报融媒体 2016-03-09 10:58

来源:中国陆军微信 作者:段江山 武元晋 彭田

视频加载中...

铁甲玫瑰原创 MV《当那战争来临》

除了通信、卫勤等保障岗位,女兵能不能胜任一线战斗?对于驻扎在七彩云南这片红土高原的第14集团军某装甲旅女兵群体来说,有实力就有战位,他们已经用真打实备争取到了和男兵同样的一线战斗岗位。

初到该旅综合训练场,尘土飞扬,隆隆巨响中,某型履带式装甲步战车纵横驰骋,随着后舱门打开,两队女兵扛着武器冲下来,分赴两翼迅速展开战斗队形,与步战车协同冲锋……而驾驶员、车长和炮手也无一不是女兵。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训练场上的铁甲玫瑰正在进行登车训练

“当兵还分性别吗?我们都是女汉子!”休息时间,下士郝伟彤的这句话赢得其他女兵的一致认可,“尤其是我——真爷们!”女兵们笑成一团。

郝伟彤可不是吹牛,她身高1.74米,体健手巧,就是她驾驶这十几吨的“大家伙”,战友们都说她最帅、最酷。她回忆说,刚开始驾驶步战车的时候,因为力气小,挂档的时候需要双手握住变速杆使劲扳,为了增大臂力,她加倍练习俯卧撑,另一名驾驶员苏美华则用右手提着20公斤的满桶纯净水做抬臂练习,吃饭的时候他们手抖得拿不起筷子。如今,郝伟彤可以单手操作变速杆,轻松驾驶步战车左冲右突。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驾驶员郝伟彤和车长李宏釾在被夸奖训练好时,郝伟彤给镜头竖起大拇指

上等兵卢雨洁担任步战车炮手,为了练好快速瞄准,她要长久忍受眩晕和作呕的感觉,两个眼眶也被瞄准镜硌成了“熊猫眼”,练习装填炮弹更是对她臂力的极限考验。但对每一个动作的千锤百炼终于有了回报,在历次考核中,她快速瞄准的时间比大部分男兵都快。

在该旅,所有的女兵都实行“1+X”的训练模式,“1”指必须掌握的通信专业,“X”则代表女兵们努力争取到的装甲步兵专业训练机会。在通信连,除了正在抓紧通信专业训练的列兵,其他所有女兵都掌握了至少一项装甲步兵专业技能。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铁甲玫瑰:瓦银娅

王倩倩的本职专业是话务,人称“王小锤”,在开设接力站过程中,她和素有“王大锤”之称的女兵班长王成成负责砸地钉。为了砸得快、很、准,他们每天抡起大锤将钢钉砸进地,橇出来又砸进去,如此反复练,砸到脚、磨破手都是常有的事。凭着一股拼劲,现在无论遇到多硬的土质,他们都能在3分钟内将3根地钉深深嵌入大地,确保接力站快速架设完毕。也正是因为吃透了通信专业,王倩倩才争取到了步枪手的战斗岗位,与步战车协同的各项作战命令都是她下达的。

“步枪是要喝血的,步战车是要吃肉的。”这是女兵们总结出来的训练铁律。回族女兵瓦银娅是步战车机枪手,一次练习机枪的快速分解结合,她的右手大拇指被刮掉一块肉,至今伤痕犹在,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现在能在30秒内完成机枪的分解结合,射击成绩始终保持在良好以上。下士吴昌浩的岗位是装甲车机枪副手,单是为了练习快速上下车这一个动作,她的膝盖和手肘被钢铁车体磕得满是乌青。上等兵潘冬锋的战术卧倒动作比男兵还干净利落,为了练到这样的程度,她的手、膝经常擦出血。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训练场上的铁甲玫瑰

女兵们拼命训练,不想输给男兵,更不想输给自己。去年,该旅组织了耗时15天的500公里大拉练,机动200公里,徒步行军300公里,期间穿插扫雷、穿过染毒地带、防空袭、防卫星过顶等实战科目,危险系数和难度对女兵们来说都是前所未有,尤其很多女兵刚从新兵连下到连队才两天,还未接触过任何高强度训练。旅机关出于对女兵的照顾,规定女兵按自愿原则报名参加。但出发那天,全连50余名女兵,无论新兵还是老兵都全副武装准时集结到位,他们背负的作战物资不比男兵轻丝毫。当时,新兵傅裕茹脚后跟的骨裂伤还隐隐作疼,王婷小腿的骨膜炎刚刚痊愈,但他们都瞒着班长打起了背囊,上等兵卢雨洁甚至放出话:“死也要走到终点。”

第一天行军,刚开始翻越驻地杨梅山,就有女兵脚底起泡,指导员张永红就开始担心会有女兵中途退出。中午艳阳天突然“变脸”下起大雪,这个意外情况令行程更加艰难,女兵们直感到“走起来压得受不了,停下来冻得受不了”。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快速下车战斗

新兵王露瑶第五天早上在宿营地醒来,发现双脚肿得穿不上鞋子,班长齐珍珍看着实在心疼,就劝她回连队休养,但她一直记着新兵班长王硕的话:“我们女兵排没有掉队的,没有上收容车的,再难都要坚持。”她咬牙硬生生把脚塞进作战靴就再也不脱下来,一直坚持到把剩下的10天路程走完。新兵蔡妍患有缺铁性贫血,一路上她好几次两眼一黑就滚倒在路边,连长命令4名女兵班长把她抬上收容车,她一边抹眼泪一边挣扎着跳下车,她向大家保证绝不掉队,喘着粗气小跑跟上行军队伍,旁观者无不动容。

“其实走到后来,大家脚上都只有一个血泡。”下士李宏釾解释说,前半程战友们脚上都起了一串水泡,到后来水泡摞水泡、水泡串水泡,那么多水泡就慢慢连成一片,再往后水泡破裂,表皮被磨掉,等到终点,各个脚底板都是一片血肉模糊,她形容那感觉“像割肉一样疼”。

整个拉练没有一名女兵上收容车,他们和男兵一道走完全程,还出色完成了所有的实战课目。“女兵是个集体,我们一起出去的,也要一起回来,只要有一个人上(收容)车,我们所有女兵就输了。”李宏釾讲,这话当时没有人明说,但全体女兵都心照不宣地这样想。到后来,脚底板太疼,很多女兵都踮着脚小跑,直到脚尖也起了泡,即使这样,他们一路上也乐呵呵的,相互鼓劲,还唱起了女兵们合力创作的歌曲《当战争来临》:穆桂英挂帅木兰从军,拿起钢枪我们是铁血尖兵,驾驶战车我们要瞄准打赢,当战争来临,女兵的队伍里只有勇士没有花瓶……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铁甲玫瑰吴昌洁正在进行射击瞄准训练

在朱日和演习中,女兵们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实战检验机会,而朱日和的艰苦也让自信的女兵们始料不及。瓦银娅说,最开始大家在火车上憧憬大草原的蒙古包和成群的牛羊,等到了目的地,却发现只有沙漠和戈壁,还有“360度无死角曝晒”。由于极度缺水,他们每天只能用吃饭的碗盛一碗水,抹把脸、刷完牙,再用毛巾沾水擦一下头发,配给每个人的饮用水有限,即使渴极抿一小口,大半天也基本消耗完毕,剩下的时间只能忍耐。10多天没能洗澡,女兵们的衣服满是汗渍和泥土,被烈日一晒硬成一层壳,颜色像极了陶罐,友邻单位的男兵看见了都惊呼:“天啦你们都成古文物了!”

战友间的深情、姐妹间的关爱是女兵们能够突破千难万险的一大动力。藏族女兵旦增白玛在和战友们进行200多公里的环场机动时,所乘的车突然抛锚,挨到半夜,终于等到旅主任胡迅带着维修队前来救援。胡迅递给他们一盒面包,虽然大家又冻又饿,但考虑到维修队的战友也要吃,班长只从盒中取了一个面包,二十多名女兵,每人捧着这个仅有的面包吃上一口,一圈传下来尽然还剩小半个。旦增白玛说,她当时很感动,平时一口就能吃掉的面包,现在谁都不忍心多咬一点,再艰难的环境,大家第一想到的就是战友。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训练间隙,女兵们的俏皮一面

战斗打响后,高明娟第一个被蓝军“击毙”,她哽咽着说:“我还想战斗!”女兵们看着高明娟的交战系统冒起浓烟,为失去一个战友而心情沉重,也意识到战争的残酷。旦增白玛说,战争不相信眼泪,牺牲的人不可能复活。高明娟的被迫退出激怒了女兵们,他们在连长指挥下进入交战地域,向敌军发起了进攻……

在演习场上,女兵们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在朱日和训练基地,部分女兵担任了指挥所防卫任务,下士王倩倩披着伪装网,趴在一个土堆后面,她坚守战术原则,即使虫蝎蛇鼠爬过也没有动一下。一天下来,露在太阳下的脚脖子晒了一圈黑印,她说,那就是她的荣誉勋章。在宿营地执行夜间警戒任务的施扬,面对蓝军的偷袭,果断开枪示警和反击,和战友们齐心协力击退了敌人。

绽放在红土高原的铁甲玫瑰

训练结束后几个女兵的俏皮照

对于女兵来说,认可就是最高荣誉,不仅是自己的荣誉,更是整个女兵群体的荣誉。在朱日和,站岗的瓦银娅听到导调组的导调员经过时感叹:“参加演习这么多年,还第一次看到头戴钢盔、手握钢枪、脚蹬战靴的女兵。”她把这话转述给战友,大家都很受鼓舞。女兵们都暗暗憋着一股劲,他们就是要向全体官兵证明:除了各种保障岗位,女兵也可以上前线;在战场上,女兵也不输好儿郎。

来源:中国陆军微信 作者:段江山 武元晋 彭田 转载请注明来源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