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新题材关注"供给侧" 网剧未来生态格局如何大变样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3  星期六
丙申猴  冬月初五

挖掘新题材关注"供给侧" 网剧未来生态格局如何大变样

中国经济网 2016-03-09 10:40

网剧未来生态格局如何大变样

挖掘新题材关注

挖掘新题材关注

挖掘新题材关注

日前,2015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在北京召开。会上,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罗建辉司长指出,我们要走有中国特色的网络剧发展之路,并提出系列新规定,包括“网络剧审查开始,线上线下统一标准”“24小时不间断监看”“提前介入重大项目”等,引发业内专家和众多观众关注。今年“两会”,网络环境的规范也是“两会”代表、委员们关注的重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王兴东,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编剧高满堂等多位代表均从不同角度表示了对于加强网络剧监管的赞同和支持。那么在新的监管形势下,网剧应该如何突出自身特色,保持竞争力?未来,网剧又将提供哪些多样的内容?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线上线下统一标准

以打擦边球为卖点成为过去

据统计,网络剧去年产量达805部12000集,现象级作品增加,产业链各环节在不断完善并加快融合脚步,付费模式明显提升,付费观众达整个受众群体的17%。网剧一方面在改变年轻一代的观看习惯,另一方面吸引了大量专业制作机构和人才。热门IP成为网剧富矿,而且围绕一个IP可以不断开发盈利,广告投入增长增速50%以上,这种高增长是我们以往影视行业不可能出现的,特别是手机端的未来发展将更加迅猛。

在2015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罗建辉司长说,网剧现在还是少年初长成,它的特点是题材丰富活泼,手法不拘一格,体现年轻人的审美兴趣。存在问题是制作粗糙,精品比较少,跟风严重,部分题材把关能力明显不足,刑侦、灵异、暴力题材把关尤其不足,造成恶劣影响;故意打擦边球现象严重,有意冲击底线(例如某些剧专门表现同性恋内容),包括去年某现象级网剧也要求下线修改,反复修改再重播。网剧的低俗化倾向突出,较多剧都存在创作者主观意识媚俗。接下来,总局将认真下大力气进一步对网剧进行管理,网剧作为网络文艺的重要内容,必须担负起时代重任。

罗建辉表示,对于网络剧具体管理思路和措施在研究中,将加强网剧全流程管理,线上线下统一审核标准;严格提高审看人员水平,严肃确认网站主管人员责任;重点网剧提前介入;和电视剧司电影局共同联动,使得线上线下标准一致,电视台不能播的,网络就不能播。

记者观察到,网络剧下架早有先例:2011年,《第二梦》《在线爱》等剧被指台词露骨、情节低俗,遭遇删减、停播;2012年,《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二十年》由于内容涉黑被勒令下线;2014年,大鹏的成名作《屌丝男士》因涉嫌低俗下架受审。今年开始,关于网络剧监管长在逐渐加强的传言从未中断。今年1月,随着乐视视频出品的《太子妃升职记》下线,《盗墓笔记》《心理罪》等此前现象级的网络剧也纷纷下线。近日,又有一部爆款网剧《上瘾》被要求下线。

艺恩咨询研究经理冯珺分析,从这次新规发布的时间点来看,极有可能和去年开始上线的几部“爆款”网剧有关系,这几部剧均涉及内容尺度或者过度营销等问题,引起了广电总局的高度重视,加快了新规出台的速度,“网剧审查”终于被摆上台面来讨论。

新规利于行业公平

放弃投机回归创作成为大势

该新规出台一石激起千层浪,记者在第一时间联系搜狐视频等多个视频网站自制内容负责人和多位热门网剧编剧,他们均以正在消化理解新规不方便发表意见为由婉拒采访。

网剧《仙剑客栈》制片人、亿奇娱乐总经理田川接受采访时表示,他非常能理解网剧项目尚在进行中相关从业者焦灼的心情和审慎的态度。田川所在公司的下一个网剧项目马上启动,得知新规出台后,他连续几天和编剧、视频平台负责人开会沟通讨论新政策,研究新剧中是否存在与新规冲突的地方。经过初步讨论,目前剧本方面没有大幅调整,整个团队心情轻松了很多。在他看来,新规出台对于从业者来说并不是坏事。随着越来越多实力雄厚的视频网站和影视公司参与网剧制作,一些制作粗糙的小成本网剧必须依靠在内容上“打擦边球”制造话题和后期营销炒作“搏出位”获得关注度和知名度。“这似乎对于一些规规矩矩制作正规网剧的公司并不公平,可能还没有那些投入小,尺度大的网剧获得的机会多。”

“网剧和电视剧审查标准不一致导致影视业出现不公平竞争,网剧成本低受限少导致收益大,长时间发展下去,传统影视从业人员都去拍网剧,整个艺术形态就会失控。”中国电影文学会理事、知名编剧汪海林认为,由于播出平台不同,可以存在差异,但是整体思想原则上应该保持一致。其实从传播特性看,网剧审查应该更加严格,因为在大卫视黄金时间段(晚19:30-22:00)播放的电视剧称为黄金档电视剧,审查最为严格。而在卫视的非黄金档时段或广大地面台播出的电视剧称为非黄档,审查较黄金档更为宽松。电视剧在时段上可以控制,但是网剧属于全时段播出,审查应该更为严格。从内容看,网剧与电视剧审查标准统一,并不是提倡网剧制作朝着电视剧靠拢,而是希望网剧标准收紧一点,电视剧标准稍微放松一点,这样取得中间状态才是理想状态。

作为90后年轻从业者和网剧忠实观众,网剧《匆匆那年》编剧之一潘越十分赞同严格网剧审核制度。她坦言,三年前,她刚涉足网络剧创作时,业内人士就已经在讨论网剧审核标准的问题,心里都明白政策收紧是迟早的事情。所以这两三年间,大部分网剧从业者都抱着投机心态和“能赚一笔是一笔”的想法在制作网剧,趁着政策尚未介入,争着赚“快钱”。新规出台,迫使从业人员回归内容本身。

冯珺认为,目前国内影视剧圈常跟风现象,网剧更加严重,比如前几年青春题材、穿越题材扎堆,伴随网络剧热度不断升温的同时,网剧体量还会增加,适度监管有利于行业发展。

新的监管形式是否会影响网剧发展?冯珺的看法是不会影响,因为同样在去年12月举行的第三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广电总局方面就对一些优秀网剧作出肯定,如《匆匆那年》《小野兽花店》《执念师》等。而从大数据上看,目前公布的2016年网络剧已达到108个,其中有很多与《盗墓笔记》投资相当,属于超级IP。同时,政策也会随着形势不断调整,比如电视剧在去年“一剧两星”的情况下,今年提出可以适当出现“一剧三星”,网剧审核标准也会随着形势发展发生变化。

关注“供给侧”与电视剧差异化定位

挖掘新题材 在艺术上寻求突破

网剧相对宽松的审查制度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想要来分这块蛋糕,那么,业内的制作公司或制作团队应当如何应对,以防范风险?面对观众对网剧内容的多样化需求和欣赏水平的提升,网剧又该如何去做呢?

编剧潘越将目前从事网络剧制作的团队或公司归类为两种,一种是由其他类别的公司转型而来,这两年刚刚成长起来,其中很多还没有过基本的制作关,制作上不成熟,对于政策的理解不成熟或是根本没有审查意识,需要向传统影视剧的制作公司取经。另一种就是大批传统影视制作公司转型制作网剧,他们很清楚影视剧审查标准,往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利用模糊的政策短时间内谋取最大利益。针对这一现象,冯珺认为行业内人士应当更严格地自律。因为网络剧仍然是新生事物,如果个别制作方一直试图用违规和打擦边球的方式来吸引观众,这个行业就会走上歧路,从而也会让政府部门不得不采取更严格的方式来进行整顿。

对于网剧未来发展,潘越则认为,对网络剧的审查,依旧是网站自审,目前只是审核员需要接受总局培训考核,网剧从业人员应该利用平台最大的优势“快速反馈”,例如编剧可以通过“弹幕”“社区留言”等途径快速了解用户反馈,及时调整网剧内容,以受众为导向,直接对接市场,接受评判,这是传统电视剧无法达到的。

田川表示,虽然网台审核标准相同,但是网剧可选择的题材更为宽泛,针对年轻的观众,除了不能过审的题材外,仍有大量新颖的题材有待挖掘,仍有很多内容不用打擦边球也能满足观众需求,网络剧发展仍有很大空间。同样,新规定之下,可能会淘汰掉一批不专业的、投机取巧的小团队,而对于有一定资金实力和项目储备的专业公司来说,可谓是重大利好。

汪海林说,随着新媒体发展,青年文化迅速占据优势地位,网剧对于电视剧产生巨大冲击,电视剧开始在类型和受众选择上向网剧靠拢,电视剧网剧化,片面追求年轻化,抛弃中老年观众,没有形成良性竞争。正如今年“两会”在文艺界小组会上,“供给侧”这个名词得到了大家的广泛关注。“消费侧”改革注重市场作用,而“供给侧”改革强调生产端改革促进产业升级,比如网剧面向年轻观众时,电视剧制作方应该稳固住中老年人群受众,避免产生同质化,促进传统电视剧产业升级,拍摄出品质更为精良的电视剧作品。网剧与电视台传统剧实际上可以演变成一种良性竞争关系,互相比拼质量。

网剧在创作上存在升级的可能,应该往精品化、精英化发展。原来影视剧创作受制于电视剧的发展模式,一些过于沉重深刻的剧情市场接受不了,因为多数观众欣赏起来有困难。随着网络平台收费模式日益成熟,网剧有面向特定人群的可能性,比如美国Netflix推出网剧走内容为王路线,精良的制作、精湛的表演、精彩的剧情发展,让剧迷看得欲罢不能。中国也应该通过细分市场制作精品内容形成产业升级,这才是新模式带来的积极影响。

此外,网剧应该体现其创新力,突破传统影视剧的“禁区”。这种“禁区”不是政策上的禁区,而是艺术上的禁区。比如,很多电视剧创作挖掘人性能力上比较弱,网剧是否往前走一步,对人性进一步探讨和思考。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文联主席许钦松在今年文艺界小组会上也提议,对于网络剧的监管,“既要守住文化底线,又要保护好创意与想象力。让网络剧在创意和思维上能够有别于普通的电视剧,提供给年轻人发挥聪明才智的天地。”除此之外,他强调,监管不能只是放在最后的审查阶段,应该把监管前移,在作品进入制作或者投资阶段之前就开始进行。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