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660多家农商行如何发展资金业务?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9  星期五
丙申猴  冬月十一

中国660多家农商行如何发展资金业务?

中国贸易金融网 2016-03-09 10:12
中国660多家农商行如何发展资金业务?

来源: 《中国金融》杂志2015年第23期

中国有660多家农商行。面对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资金脱媒和技术脱媒的双重冲击,以及经济下行周期不断抬升的资产质量隐忧,多家农商行调整经营策略,通过做大转贴现、投资、同业等资金业务调整收入结构。策略的调整,虽然拓展了收入来源,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一定后遗症:影响三农贷款、小微企业贷款发展速度,偏离三农战略定位。那么,在宏观周期波动和银行业发展趋势变迁的背景下,农商行是继续坚守熟悉的三农阵地,靠赚取存贷款利差立足,还是进军变幻莫测的金融市场,靠赚取投资收益和市场资金利差谋求新转型?这一时成为业界争论的焦点。笔者认为,要解决争论,必须厘清农商行资金业务发展的起源和特点,才能决定未来何去何从。

农商行资金业务起源和特点

纵观历史,农商行资金业务的发展随着内、外部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上世纪90年代中期,农商行刚从贷差行转变为存差行,为利用富余资金,农商行陆续加入银行间市场,将资金存放同业或投资国债,资金业务的主要功能是调剂资金头寸,投资收益并非主要目的;90年代后期,农商行在存放同业和投资国债的基础上,主动开展了银证合作业务,通过证券公司将资金投向股市,随后,因违规操作被监管部门叫停,资金业务重新回归到起点。近五年来,随着资管业务的发展,农商行资金业务已从传统的转贴现、同业存放、票据业务、债券买卖发展到同业理财、同业存单、信贷资产证券化等业务,交易策略由资产配置为主、资产交易为辅转变为资产配置和资产交易并重,业务功能更多的是增加资金业务收入,改善收入结构,应对存贷款利差收窄、不良快速反弹、利润快速下滑的趋势。

与同业相比,农商行资金业务除了自有资金丰富、办理业务链条短、资金配置灵活外,还面临着众多劣势。一是政策劣势。根据《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资金业务监管的通知》(以下简称“银监会215号文”),全国监管评级二级以上的金融机构可以开办AA级(含)以下债券投资、信托产品投资、券商(基金公司、保险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类产品投资等业务。但全国满足这一要求的农商行仅占总数的不足三分之一,三分之二的机构不能从事资管时代的新型业务。尤其是金融债投资,大多数银行的评级在AA级(含)以下,如果将其视为普通企业的信用评级,监管评级三级的农商行就不可以购买,这显然有失公允。二是战略劣势。面对不良贷款反弹形势,多家农商行调整了发展战略,将组织的存款不再用于新增贷款,而是悉数用于资金业务。这一战略,在利率上升期,或许获利颇丰;然而在利率下行期,用3.8%~4.1%吸收的存款做传统的债券投资、票据业务几乎无利可图。三是业务链劣势。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大型城商行相比,农商行产品研发能力较弱,作为市场的追随者始终处于业务链低端,不能从事技术含量较高的轻资产业务,只能从事高资本消耗的传统资金业务,实际盈利有限。四是资本劣势。新资本协议规定“商业银行对我国其他商业银行债权的风险权重为25%,其中原始期限三个月以内(含)债权的风险权重为20%”。剔除国债,农商行所从事的资金业务均涉及资本占用,且随着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面临着资本补充和规模限制的两难选择。五是最为关键的人才劣势。一方面农商行高管层中缺乏懂资金业务的行家,不能有效识别不计成本追求绩效的交易行为,不能有效衡量资金业务的盈亏;另一方面缺乏高素质交易员,直接影响收益,并带来潜在风险。众所周知,利率管制时期,市场利率波动较小,以持有到期的交易策略做资金业务就能锁定盈利水平;利率市场化加速后,市场利率波动频繁、剧烈,持有到期的策略已不能完全适用,这一阶段,交易员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资金业务的收益。笔者调研发现,市场上随时能看到月初低利率买入票据,月末高利率卖出票据的“低买高卖”亏损或债券持有策略选择失误的案例。

农商行资金业务发展策略

那么,在互联网金融渗透至农村市场之际,农商行如何守住三农阵地的同时获得资金业务收益呢?笔者认为,要解决上述问题,监管部门需要正确的引领,农商行需要调整战略战术。从监管部门视角分析,一是要有清晰的监管导向。随着资本市场的扩容、债券种类的丰富,监管部门在引领农商行完成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的监管指标后,应支持农商行顺应潮流调整思路,通过债券投资、银证保基合作满足优质企业的直融需求。二是要有统一的监管政策。在银监会215号文限制监管评级为三级的机构开展与信托、券商、保险合作的资管计划的基础上,各省银监局、地方银监分局又从审慎监管角度直接限制投资非保本理财,不利于农商行融入大资管时代,并从中获取风险收益。因此,监管部门应本着内控先行、风险为本的理念,建立全国统一的资金业务评估体系,用发展类、风险类、合规类指标评价资金业务的风险等级,然后按等级决定资金业务的范围。三是要有适度的监管检查。近5年来,农商行资金业务发展迅猛,年均增幅在20%以上,部分行资金业务占总资产的40%以上,但监管部门缺乏针对性的监管检查,导致交易对手资质审查、交易权限的设定、交易合同管理、岗位设置、减值准备计提、会计账务处理均没有统一标准。监管部门应结合监管政策,通过专项检查,查错纠弊,引导资金业务部门和风险管理部门、内审合规部门共同规范流程,规范操作。

从农商行战略层面分析,一是要确定传统业务与资金业务共同发展的战略。农商行不能只发展资金业务,忽视传统业务,也不能只发展传统业务,不发展资金业务。纵观两者关系,传统业务是农商行立足的根基,是发展资金业务的前提,资金业务是全行资产配置的重要方向,是应对利率市场化时代的重要业务单元,是实现收入多元化的重要途径,两者不可偏废。二是要确定自有资金和市场负债共同发展资金业务的战略。农商行在发展资金业务方面,尽量减少用全行自有资金发展资金业务,应扩大市场化负债比例,用市场化负债发展市场化资产。这一战略调整,不仅有利于农商行“立足本地市场、立足服务中小、服务三农”的战略,也有利于资金业务的成本核算。农商行在安排自有资金投向时,应结合全行公司业务、零售业务、信用卡业务、贴现业务等传统业务的盈利能力,合理分配资源。切忌简单从事,在不增贷的前提下,将管理好流动性后节余的自有资金全额投向资金业务。三是要确定科学发展和风险管控兼顾的绩效战略。现有的绩效考核模式有三种,一种随总行其他科室一样考核,拿全行平均绩效,这种模式不利于调动资金业务部的积极性;一种是按照交易量进行考核,这种模式容易导致交易员不计成本做大交易量,不宜提倡;一种是按照资金业务部资产负债净收入考核,这一考核模式有利于保持盈利,但容易引发不顾交易对手风险的激进配资。因此,董事会在考虑资金业务部绩效考核办法时,可以通过设置发展类指标(如:交易量、资产收益率、内部资金转移利润等指标)、风险类指标(如:流动性风险事件、违约率、资本占用区间)、合规类指标(定性的如:制度完整性、流程规范性、核算准确性;定量的如杠杆率、内外部检查违规点等指标)作为资金业务考核的主要指标,引领资金业务稳健发展。

从战术层面分析,一是调整经营思路。农商行要把握同业存单、资产证券化推广的机遇,把握好政策许可的银证、银信、银基、银保甚至银行与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机遇,拓展市场化负债比例,增加合作伙伴和交易对手,使资金业务的经营更具主动性、灵活性。二是调整交易模式。在大资管的背景下,农商行资金业务与投行业务、贷款业务均有交集,农商行在发展模式上要做到资金业务与自身理财产品发售结合,做到零售业务、公司业务与资金业务联动,满足客户和自身盈利的需要。三是调整交易架构。从风险防控角度,资金业务部要实现前、中、后台分离;从业务分工角度,实行债券、票据、同业、理财、投行业务条线管理,培养专业人才;从产品创新角度,要研究同行产品,加大自身业务创新,力争做快速的市场追随者。四是调整核算方法。农商行在衡量资金业务经营利润时,均没有考虑自有资金成本,导致核算失真。因此,要从全行利润表的角度和全成本口径看待资金业务的盈利水平,要在核算自有资金成本、税务成本、资本成本、财务费用、资产减值损失的基础上核算资金业务部利润,从而发现资产配置的缺陷,调整资产配置策略。五是调整同业合作模式。尝试通过聘请同业顾问方式(见后),强化债券等标准化资产研究,学习波段交易、边际投资、杠杆交易等投资技术,提高固定收益业务的收益率;尝试参与金融家俱乐部,分享成员间在产品、服务、渠道、管理方面的经验,提管理水平和盈利水平。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