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8  星期四
丙申猴  冬月初十

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VICE中国 2016-03-09 10:25

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两只呼吸急促、面部涨红的公鸡隔着玻璃鸡圈对峙着。整片场地熙熙攘攘,挤满了穿着皱巴巴衬衫的男人,他们一边狼吞虎咽地啃着炸鸡、一边兴高采烈地挥舞着双手。 “四百!五百!” 他们用西班牙语喊叫着,给斗鸡下注。场外,商店空空荡荡、生意寡淡,然而在这里 —— 圣胡安斗鸡俱乐部,工人的需求量一直居高不下。

波多黎各的经济已陷入谷底。这片土地背负着 720亿美元的债务,失业率达到了 12.2%,贫困率 45%,是美国的3倍。然而尽管商业凋敝,斗鸡产业却依然蓬勃,为这个岛国解决了不计其数的就业。

在波多黎各,斗鸡不仅合法,还被冠以 “国民运动” 之名。根据一份国家公园服务机构(National Parks Service)的报告,全岛范围内斗鸡产业每年大约能够产生一亿美元的收入,包括入场票、赌注、食物和其它费用。每年约有 200,000只专业斗鸡参与比赛,每一只都需要繁殖饲养、喂食、接受医疗护理和训练。2003 年,就有超过 120万人从事斗鸡行业相关工作 —— 这还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年工人数量应该保持稳定,与此同时他们强调,为了避开政府管制和税款,许多斗鸡生意都已转入地下。

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摄影:拉夫·特龙乔(Raf Troncho)

在圣胡安的波多黎各斗鸡俱乐部(Cockfighting Club of Puerto Rico),会员们的狂热使我确信这项运动目前如日中天。最近一个周六的午后,这里接连举行了四十场不间断的比赛,场馆挤得水泄不通。

“这是我们的文化 —— 人们难以割舍,” 最近一个周六下午,波多黎各斗鸡俱乐部的老板艾弗林·罗德里格斯(Efrain Rodriguez)在俱乐部楼下的酒吧里用西班牙语告诉我: “我一出生,父母就将一只公鸡塞进我手中。”

罗德里格斯拥有 “七或八百只公鸡” ,他解释说,这个产业之所以能够逆惨淡的经济环境而上、持续兴旺,是因为有钱人向斗鸡俱乐部支付会费,也乐意向他们打算培养、训练的公鸡砸钱。圣胡安俱乐部拥有 46个会员 —— 其中多数是律师、医生和商人,他们拥有包括在每周三次斗鸡比赛中得到前排座位、使用 VIP 包间等特权。

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摄影:梅瑞迪斯·霍夫曼(Meredith Hoffman)

和我闲谈的几个斗鸡工人一致同意,他们能干这行是 “走大运了”,因为在这儿每个人都有特别的角色要扮演。在比赛前后照料公鸡是最劳心劳力的任务,波多黎各斗鸡俱乐部里有一个大屋子,专门用于照料凯旋的公鸡。

“我以前干过别的活,但这个工作更加稳定,” 卡洛斯·佩雷斯(Carlos Perez)说道,他在俱乐部已经断断续续工作了十多年。正说着,他将一只公鸡带到水龙头下,为它全身喷洒过氧化氢。“我(其他行业)的朋友们很多都丢了饭碗,而我在这儿总有活干 —— 可以训练斗鸡、也可以照顾斗鸡。”

佩雷斯身边,一个新来的工人正给一只重伤的斗鸡进行全面治疗 —— 扒开它布满血丝的眼睛,注射抗生素滴眼液,接着轻抚它的肚皮,使劲撬开喙、塞入香蕉糊。“以前我是粉刷匠,可我爱极了这些禽鸟。” 这个新来的名叫埃德温·拉莫斯(Edwin Ramos),他说这份工作的薪水比之前的工作高出了 20%。

连女服务员们也告诉我在斗鸡俱乐部的工作 “更为体面” ,因为这里的客人们都是 “有钱人和游客”,给的小费比在一般酒吧餐馆多得多。“在这儿我们永远挣得更多,而且一周只要上3天班,” 叶塞尼亚·希尔(Yesenia Hill),一位留着深色刘海、穿着紧身牛仔裤的41岁女服务员告诉我, “从18岁起我就在这里了。”

尽管罗德里格斯和圣胡安俱乐部的其他成员都说笼罩全岛的经济危机丝毫没有影响上座率,但事实上受政府管理的俱乐部生意在下滑,波多黎各官方斗鸡委员会已经就此表达了担忧。委员会向87 家政府管理的俱乐部收取税款和费用,但是主席在 2012年向美联社透露,为了躲避额外支出,许多比赛都转向了地下。许多方面要求委员会针对现状发表评论,委员会并未予以回应。

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摄影:梅瑞迪斯·霍夫曼(Meredith Hoffman)

地下斗鸡也许让政府头疼不已,但对于这个行业中的人来说,只要斗鸡活动得以继续,一切就没什么大不了。2014年,国会通过的一部农场法令宣布参与斗鸡比赛可能面临高达10000美元的罚款,这使得一些居民担忧起来。但不论如何,此法规尚未开始执行。这项运动在波多黎各还是合法的。

在偏远的村落拿古博(Nagaubo),一排排空置的房屋、废弃的农场触目惊心,唯有一小片土地上颇为热闹地挤着 300只公鸡和它们尽职尽责的看护人。

斗鸡是波多黎各最历久弥坚的产业

摄影:梅瑞迪斯·霍夫曼(Meredith Hoffman)

“你得像训练拳击手一样训练它们。” 农场主人维托·韦拉斯克斯(Wito Velazquez)对我说道,此刻他正为膝上的公鸡修剪羽毛。韦拉斯克斯 13岁开始训练公鸡,他说他早已开始将这门技艺传授给6岁的女儿了。“人们一定会为斗鸡比赛掏腰包的 —— 因为这是一种文化。” 他这样说道。

在他身边一个穿着肥大黑T恤的中年男子同样也正修剪羽毛,他名叫威尔弗莱多·布果(Wilfredo Burgo)。 “就像照料婴儿一样,” 他抬眼告诉我说, “自打还在蛋壳里时起你便开始照料它们,只不过它们死的时候你觉得习以为常罢了。”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