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公认不会打仗,却总打冲锋;一野时是前委委员,后官至最高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3  星期六
丙申猴  冬月初五

此人公认不会打仗,却总打冲锋;一野时是前委委员,后官至最高

陈冠任 2016-03-09 10:20

此人公认不会打仗,却总打冲锋;一野时是前委委员,后官至最高

胡耀邦虽然是老红军出身,参加过长征,经历过抗战,并且在解放战争中当过纵队(相当于军)和兵团级主官、甚至还当过第一野战军前线委员会委员等军职!但是,至今也可能没有人会认为胡是一员能征善战的解放军大将。

为什么?因为他不是军事干部,只是政工干部。事实上,他也确确实实不是一员叱咤风云的战将。

胡耀邦做政治工作很有一套,至今还流传他在太原战役政治工作用攻心战瓦解三万多敌军的佳话。

这场攻心战打了半年之久,一直持续到攻城前夕,先后瓦解敌军1.2万多人,加上原先瓦解的人数,共达3万余众,约占阎军当时兵力的25%,其中成营、成团、成师(总队)放下武器的,几近四分之一。(张黎群、张定、严如平著:《胡耀邦1915-1989》,北京联合出版公司版)

但是,会搞政治工作,并不等于就会搞军事工作,会攻心战,并不等于能指挥打仗。胡耀邦可能他指挥不了一个战役。

当年三纵队的干部一般都知道,胡耀邦不能打仗。这是事实。(《解放战争中胡耀邦和他的警卫员》,《党史博览》2005年第7期)

胡耀邦不会打仗,不是他的错,而与他长期所从事的工作和经历大有关系。

众所周知,他一直是搞青年、政治工作的。

胡耀邦于1929年夏就参加了革命,才14岁,参加革命就是儿童团长,干的是“孩子王”;后来被党组织选派到江西苏区,先在反帝拥苏总同盟当青年部部长兼宣传部副部长,干的是青年+宣传=政工。再后来,好不容易到了可以打仗的正规军——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也是个团俱乐部主任兼团总支书记,工作性质还是两个字:政工,与打仗无缘,耍的是“嘴皮子”、“笔杆子”。没干几年,他连部队都没待了,又调回到后方,从1936年4月起,先后担任共青团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部长,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还是青年工作,且在大后方延安。

此人公认不会打仗,却总打冲锋;一野时是前委委员,后官至最高

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调到了抗日军政大学,当政治部副主任,还是政治工作;后调到中央军委,担任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部长,管的还是政工。由于一直在后方,他真正和敌人真枪实弹进行拼杀,几乎没有,要说有过那么一两次,也是偶遇,仓促间叫手下放几枪,赶紧带人脱敌逃命。

这样的经历,注定了胡耀邦不是一员战将。

但是,这并不注定他就一定不会上前线,不要去指挥打仗。时代的大潮很快就把他推到了真枪真炮的火线。1946年1月,胡耀邦被任命为冀热辽军区政治部主任,这是国共两军激烈较量的血与火、硝烟弥漫的地区。内战全面爆发,胡耀邦在晋察冀军区野战军部队,先在四纵后在三纵当政委,成了名副其实的正军级主官。

但是,隔行如隔山,指挥打仗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长项。客观地说,他虽然参与过不少战役的谋划,但几乎没有独立指挥打过一次大仗。

这样的军事经历,若换是别人,自然也就安心当政委,搞政工算了。

谁知胡耀邦偏偏不是这样的人。

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一个纵队政委,按说……打起仗来在指挥所,指挥所虽说不是后方,但也前不到哪里,更何况一个纵队政委,下面有旅有团,顶多越两级下到团里,也就了不起了。可胡耀邦,一打仗,就跟着突击连上去。(《解放战争中胡耀邦和他的警卫员》,《党史博览》2005年第7期)

哪有这样的纵队政委?

可是,胡耀邦到了火线部队,跟突击队一起出击不说,还操着一架和他个子差不多的机枪,和战士们打冲锋,有时候,他还一定要冲到最前头去(小个子的他自然也冲不到最前面)。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在胡耀邦去世前一年,张成海(胡的贴身警卫员)到中南海看他,他还跟张成海说,我小时候一当红军就在机关,以后当了干部还在机关,真正听见子弹响看见炮弹钻来钻去的情况还没有过。后来当了政委,又在后面窝着,容易让人说闲话。

胡耀邦为什么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关键是他的搭档们太强大,太会打仗,还一个,就是他自尊心太强:

在晋察冀,胡耀邦先后在四纵队和三纵队担任过政委,这两个纵队都是主力,司令员也都是很有名的战将,像后来当过总参谋长的杨得志和当过大军区司令员的曾思玉郑维山,都跟他搭过档。人家都是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胡耀邦很怕他们看不起他。郑维山在长征时就是战斗师的师长……(而)他(胡耀邦)的履历表中全是党小组长宣传员秘书组织部长一类,到战斗部队任职了,他努力要改变形象。再说他好胜心特别强,虽然指挥打仗比不过他们,但在不怕牺牲上他不能比他们差。

其实,大家都知道胡耀邦不能打仗,并且也明白不能打仗不是他本人的错——他一直没有在军事干部的岗位上干过。但胡耀邦不能让军事干部说政委打仗不行,更不能让军事干部说他怕死。所以,一打仗,他就上前边去,根本不管自己死不死这个问题。

结果,这可害苦了他的警卫员。每一日贴身警卫张成海都不得不豁出命去保护。若不是张成海本事大,胡耀邦还真不知牺牲过多少回。解放战争初,一个战斗接着一个战斗,几乎没有间歇,胡耀邦所在的纵队先后发起集宁、保北、青沧战役,几次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一个堂堂纵队政委都去和突击队打冲锋。张成海贴身保护,也不得不豁出去保护首长,关键时刻奋力救首长。

此人公认不会打仗,却总打冲锋;一野时是前委委员,后官至最高

有意思的是,胡耀邦到突击队打冲锋不说,而且胆子大得没边儿:

在石家庄战役之前的保北阻击战,他也是如此。头一天战斗24团2营受了点损失,胡耀邦去了。进村时,他走在前面,张成海把他往后一拉,说,我们好几个警卫员,我们走在前头。张成海就警惕着进了村。进村不远,碰见了敌人。胡耀邦还说谁,张成海心说还谁?足足一个营的敌人已经连喊带叫抓活的,枪也响了。张成海顾不上说话,手一甩,20响的大梭盒子枪就突突开了,还有一个警卫员的卡宾枪也响了。要是三五个敌人还可以抵挡一阵,坚持打,一个营的敌人要打那真是往虎口里送,两个警卫员拉着胡耀邦就跑,仗着枪好,张成海和另两个警卫员掩护着退到砖窑后面。这时咱们的一个连接应来了,冲锋枪手很快把敌人打退了。

这之后还有更险的,胡耀邦跟着突击队就上去了。张成海说你这样,我们警卫员怎么负得起责任?胡耀邦说,怕什么?两边还有一个排呢,又不是我自己。冲锋枪正在突突,胡耀邦就钻进了前沿指挥所,他一上去,团长营长也都跟上来了。手榴弹刺刀几下子就把敌人干下去了。张成海说,几次都这样。

石家庄那次也很危险,二梯队一上,胡耀邦也就跟着进去了。刚过了沟,敌人的装甲火车就过来了,胡耀邦没有战斗经验,还在跑,张成海眼急手快,一下把他按倒在地上。紧接着敌人的机枪就乱响开了,胡耀邦让张成海打,张成海没打,卡宾枪打装甲车哪行?那不是拿鸡蛋往石头上碰。胡耀邦过来,大叫你们怕死。他真急了,大步往城里走,也不管什么子弹不子弹。好几个部队打石家庄,谁也不愿落后,谁都想抢头功。曳光弹嗖嗖的,照出一片一片的亮,到处响枪,胡耀邦只带了个参谋和张成海。张成海背着六颗手榴弹,一把盒子枪,还端着一个带刺刀的美国枪。这个带刺刀的美国枪是很主要的武器,有时候突然窜出一股敌人,来不及用枪,就用刺刀直接拼。除了怕突然的敌人外,张成海还怕踩上地雷。不是怕自己踩上,是怕胡耀邦踩上地雷。

事后,张成海说:“你那样我真没办法,没有人打仗像你那样,愁得我。”

胡耀邦说:“你呀不知道,我不能让人说我怕死。”

这就是政工干部胡耀邦。

他的事例说明:我军之所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除了有一大批高超的军事指挥员外,还有一大批像他这样不怕死敢于以身作则的政工干部,是政工干部和军事干部一起打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史上无可伦比的强大军队!

政工干部就象火种、

象雷电,

他们让人民的军队精神振奋、

勇往直前,

让人民的敌人心惊胆颤、如坐针毡。

此人公认不会打仗,却总打冲锋;一野时是前委委员,后官至最高

    (陈冠任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