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想起上学时候的牛皮纸书皮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10  星期六
丙申猴  冬月十二

开学季,想起上学时候的牛皮纸书皮

呼和浩特新闻网 2016-03-09 10:04

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在武川的一个山村小学读一年级。如今,我对当时的很多事情都忘干净了,唯独开学包书皮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仿佛如昨,叫人难以忘怀。

开学季,想起上学时候的牛皮纸书皮

我去到村小学报名注册后,第三天,就发了新书,共两本,语文和算术,书的封面都是彩色的,艳丽好看,墨香清新。当时不识字,就一页一页翻看里面的图画,用村里人的歇后语“狗看星星——一天明”来形容当时的处境,再恰当不过了。我清楚地记得,翻开语文课本封面,第一页是两个大人物坐在沙发上谈论国事,下面有一行字。

新书带回家,怕日后弄脏,父亲帮我给新书包书皮。当时村里人生活条件不好,纸张稀缺,几张破报纸都是奢侈品。父亲就因地制宜,从柜底找出一个装过水泥的牛皮纸袋子,拿到院子里抖几下,用笤帚轻轻掸一掸,拂去表面灰尘,置于地,用剪刀裁开包装细线绳,边角卷曲的部位拉展,再用杀猪刀裁开四边。这种水泥袋的牛皮纸厚,并且都是双层设置。

父亲吩咐我找来一些零碎的破布,拽住一个角,使劲抖抖,淋点水,发点潮气刚好,揩去牛皮纸表面沾尘,显出本色后,拎起放在堂屋的桌子上展开,根据新课本表皮尺寸的大小,长出三到四厘米裁了,对折……另一本书包书皮工作由我单独完成,而我包的书皮,比父亲包的逊色多了。最后父亲用毛笔写上语文、算术、年级和我的大名。

牛皮纸硬,新包的书皮边容易翘边。父亲就揭开炕边的羊毛毡,将包了书皮的书压在下边,次日取出,课本热乎乎的,书皮边与书的封面、封底靠得紧紧的。

次日去上学,大部分学生的课本穿上了“旧衣服”,五花八门,种类多样,牛皮纸书皮最多。其次是旧挂历,旧年画,表面尽是烟火色,用报纸包书皮的人最少。王福的课本用报纸包的,因为他爹是村长,其他人没有这个福气。书皮包得最漂亮的是娟子,她爹是县电影院的放映员,用电影海报包的书皮,纸张质量好,还是彩色的,甚是耀眼。玩伴含强调皮捣蛋,嫉妒,趁娟子课间十分钟去厕所期间,用铅笔在书皮上乱涂画一通。娟子回来发现,气得大哭,汇报给班主任。查明真相后,杀鸡给猴看,含强手掌心狠狠吻了班主任的教鞭20次,痛得他龇牙咧嘴直叫唤,这种恶作剧从此断了根。

后来,随着我向高年级跨进,参加工作,牛皮纸书皮消失在时光的角落里,书皮纸由牛皮纸、报纸、各种彩纸、广告纸、传单等给新课本轮换穿“旧衣裳”,也传递着时代前进的步伐。现在的书也不包传统的书皮,各种样式、图案、色调的塑料书皮满大街卖,花点从指缝里漏掉的钱就买好几个,直接套在书上即可,快捷省事,美观大方,焕发着时代的气息。

(石应山)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