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盛世”背后的人权危机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8  星期四
丙申猴  冬月初十

“太平盛世”背后的人权危机

光明网 2016-03-09 09:54

2013年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一项全面移民改革法案,该法案虽然没有通过众议院表决成为正式法律,却对美国社会产生了一定冲击。在这份全面移民改革方案中,奥巴马政府提出一方面减少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另一方面允许符合条件的已经在美国境内的非法移民身份合法化的设想:在对外加强边境安全,对内采取措施如严厉制裁为非法移民提供工作机会的行为,从市场源头杜绝非法移民的涌入,同时设立相关机制为已经在美国境内居住的非法移民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机会。这项提案直接触发了无合法身份的移民大规模涌向美国边境进而引发包括偷渡儿童潮——无人陪伴的未成年非法移民滞留边境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根据美国《移民和国籍法》(INA)的相关规定,可遣返的移民分为两大类:不具备入境资质;或合法或非法进入美国过境,且触犯了相关法律需要被驱逐出境的。当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截获须遣返的移民后,遣返程序立即启动。被截获的非法移民将先行羁押于拘留中心或有条件保释等待移民法庭的审理。待法庭的最终判决决定被截获的非法移民是否有资格获得合法的身份在美居留或者需要被递解出境。

拘留营近距离观察

当下美国移民法庭排期严重滞后,移民法庭的案情审理已经大致排到2019年11月,这意味着数以十万计的非法移民去留需要等到2019年才会最终尘埃落定。在被执法部门截获之后,执法人员有权行使自由裁量权决定进入递解程序的非法移民被递解往拘留中心或者有条件保释。根据美国人权机构移民拘留观察的数据,在移民改革提案颁布之前的2012年,已有大约40万非法移民处于移民拘留中,而美国政府在拘留非法移民上的财政支出为17亿美元1年。根据官方资料,美国现有隶属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82个,具体在押人数不详。这些拘留中心大致可以分为三类:成年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女子拘留中心和家庭拘留中心。超额羁押的拘留中心隐藏着美国这个经济高度发达的社会里面对人权严重侵犯的事实。

T.唐·哈托居住中心(T Don Hutto Residential Center)曾经是一个家庭拘留中心,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将哈托居住中心视为一个独特的和开拓性的设施,因为在这里处于行政拘留的非法移民是享有最少限制的。事实上哈托“居住中心”与其他移民拘留中心一样跟监狱有极高的相似性。根据官方资料,哈托“居住中心”于2006年5月投入使用,拥有512个床位,非法移民在哈托“居住中心”的平均滞留时间是31天,但也不乏滞留半年以上的个案。政府网页上的介绍已经删除了这所拘留设施投入使用之初的功能是拘留以家庭为单位的非法移民。在像哈托这样的“家庭居住中心”里面,包括儿童和婴儿在内的未成年人与其母亲们一道被拘禁在跟监狱一样的设施里等待进一步处理。

美国本土第一所家庭拘留中心——博克家庭拘留中心(Berks Family Residential Center)于2001年在宾夕法尼亚州设立,这个有96个床位的家庭拘留中心至今还在运营。家庭拘留中心已经引起多方人权组织的注意,美国主要城市爆发示威抗议要求奥巴马政府切实保护未成年非法移民的应有权利,多个针对家庭拘留中心对被拘留未成年非法移民基本权利侵犯的诉讼在加州、德州等地被提起。

经过数年的诉讼,奥巴马政府不得不在2009年宣布关闭哈托家庭拘留中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减少被羁押非法移民的数目原有的羁押设施将用作妇女拘留中心。2014年奥巴马政府宣布将进一步加强对以家庭为单位的非法移民的拘留使问题再度升温。截至发稿前,美国共有三个在运行的家庭拘留中心,其中两个在德州境内。

人道危机一触即发

美国现有的非法移民拘留机制,对非法移民的基本人权造成了严重的侵害。

非法移民在等待最终决定是遣返还是获得在美合法居留权的过程中,他们的程序和实体利益均受到严重的侵害,而且这一情况日益严重。经过人权组织不懈的努力,哈托“家庭居住中心”最终被迫转型为妇女拘留中心,然而更多的家庭居住中心却在远离繁华都市的德州不毛之地被建起来。

2015年6月,被拘押于德州卡恩斯(Karnes City, Texas)“家庭居住中心”里的一位19岁的年轻母亲丽莲·亚米列·奥利瓦(Lilian Yamileth Oliva)不堪重负欲割腕自杀,使得家庭拘留中心内非法移民人权问题再度引发美国社会的高度关注。丽莲与她4岁的儿子于2014年10月跨越墨西哥边境来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随后即被边境执法部门一同羁押于卡恩斯家庭拘留中心。在被关押了接近8个月后,丽莲企图割腕结束自己生命,自杀前她留下遗言:“我们不是罪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一周后,美国政府将被抢救过来的丽莲和她的儿子一同驱逐出境,丽莲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属于她的正式庭审。

家庭拘留中心危及非法移民尤其是未成年在押人的基本人权。现有机制迫使非法入境的移民家庭在拘留过程中被迫分离。美国政府所创设的家庭拘留中心,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二战纳粹集中营,尽管奥巴马政府承诺针对非法移民的拘留是一个“民事拘留”而不是刑事拘留,这些家庭拘留中心高高的铁丝网围墙后羁押着身穿囚服的妇女和儿童。被羁押的未成年非法移民得不到基本的照料,拘留期间没有合规的教育。因为“家庭居住中心”的超负荷运转,最近(具体时间)出台的“紧急方案”甚至允许短时间内“家庭居住中心”不必完全遵照《联邦公平住房法案》的相关规定。例如允许来自不同家庭、不同性别的未成年人和成年人混合居住在同一个房间。这些在家庭拘留中心内的未成年人时刻面临着性侵犯、殴打、辱骂、威胁、得不到正式教育和医疗救助等问题。根据相关资料,其中最小的被羁押者只有两岁。

完善现有机制 杜绝宽进严出

近年来非法移民问题在全球范围内日益严峻,也是中国面临的新挑战之一。美国政府对非法移民治理既为中国政府提供了前车之鉴,也蕴涵了解决问题的启示和思路。

首先,加强立法,完善现有机制,杜绝宽进严出现象。虽然奥巴马政府的移民改革方案提及加强边境管理,加大打击雇佣非法移民现象,意图内外夹击减少非法移民涌入美国,但是现有边境管理系统并不能有效减少非法移民的涌入。数目庞大的非法移民时刻挑战着美国行政机关的承载能力,消耗着数额巨大的财政支出。如前所述,漫长的排期审理过程中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皆面临挑战。为避免重蹈覆辙,中国政府应该高屋建瓴地在非法移民问题过热之前加强立法,完善现有机制杜绝宽进严出现象。具体措施包括:首先,加强边境管理,在现有出入境管理局基础上增设专门的执法部门监管部门如移民警察,严控非法移民的涌入和滞留。设立符合标准的非法移民羁押设施,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上有效监管处于司法程序中的非法移民。成立移民法庭,确保非法移民处置的程序高效有序等。在非法移民治理的过程中,高效的司法程序是有效治理和维护正义的核心。

其次,借助民间力量同时建立国际合作机制加大打击力度。某种程度上,非法移民在当地社会的融合在中美两国具有不同的特征:由墨西哥和拉丁美洲等地偷渡到美国的非法移民虽然不乏一定数目的犯罪分子,但也为美国经济发展提供了廉价劳力。而在广州等南部城市,非法移民对当地治安及社会稳定造成不小冲击。在加强立法、完善现有机制的基础上,可以适当借助民间力量,构建非法移民检举制度,协助公安机关逮捕危害当地治安的非法移民。非法移民治理同时也与国际政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中国政府可以借助外交力量,在联合打击和递解出境等方面与各国政府合作,遏制非法移民问题的恶化。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