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说,如果大家都去搞同性恋,人类就灭绝了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7  星期三
丙申猴  冬月初九

我爸说,如果大家都去搞同性恋,人类就灭绝了

彩虹之音 2016-03-09 09:53

我爸说,如果大家都去搞同性恋,人类就灭绝了

圆头早早结婚,如今第一个小孩差不多会打酱油了,准备再生一个;老程去了国外,立志师夷长技以强国,如今已是博士,不仅“打入”日本内部,还“诱拐”日本少女,准备继续深造;老羊一腔爱民热血,誓得千万广厦,庇得天下寒士,如今官场和情场都得意无比,准备继续抛洒热血。这是他们的道理,他们的人生。大家有着不同的想法,有着不同的生活,没有人能说谁的更好,谁的更有意义;更没人去指责他们应该这样,或者应该那样。我的道路和他们不一样,走得如此战战兢兢。

高中入学的第一天,我踏进新教室报道的那一刹那,世界都是安静的。我看到一个男孩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看着窗外,午后的阳光把他的头发也感染了,慵懒而惬意。微风吹过,他的每根头发都在闪光。这一刻,我看到了初中入学第一天的我,已然忘却的景象又突然记起来。那天,我也是独自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人流发呆。这是独自应对陌生的寂寞。我喜欢这个人,我要和他做朋友。

我高中的时光和回忆,基本都是和各种课本作业对战。我成了他最好的同学,唯一的朋友。我一直坚信这就是友情。有一天做梦,我和他睡在一张床,说着电视里男女间说的情话,做着男女间的做的事情。梦遗醒后,为自己的梦羞愧不已。幸好那时要高考,这种事也没多想,糊里糊涂地认为或许其他人也是这样,大家都是一样的。高考后,他想和我去一个地方,他老妈不乐意。大家去了不同的大学,大概有点像孔雀东南飞,“焦仲卿”听了他妈妈的话, “刘兰芝”去了他想去的大学。

大学,真是个好地方,就算工科学校也是鸳鸯成群。大一“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的事,做了不少。渐渐的,我发现我和别人不一样,同学们都在讨论哪个系哪个女生漂亮,而我却在脑补她们周围男生的长相(美女周围永远不会缺少帅哥)。有一天,看到一个新闻,说一个大叔想强奸一个小伙的事,那位大叔坦言自己喜欢那个小伙,天天想着他,梦里也是他。听着那位大叔的描述,我觉得每一句话都在说自己,突然间觉得恐慌,我是不是也会和那位大叔一样,会去强奸一个日思夜想的人,会成为“变态”。至此,同性恋这个词,进入了我的人生字典。

不认识又不曾尝过狼桃的墨西哥人,仅凭着它诱人的外表就认为它有毒,很多个世界都没人敢吃它。对于未知的恐惧是人类的本能,就像依赖眼睛的人会怕黑一样。但是对于未知,不去正确的认识,不加以研究就给它下定义,这很不该。然而很多人却善于此道,甚至精通,更有人达到了宗师级别。

幸好我这人比较好奇。在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同性恋之后,我去网站看了各类新闻,看到的都是负面新闻,这让我一度很伤心。现在,可算能见到一些宣扬同性恋正能量的事情。而这个的时候,却有那种嘴上说不反对却嘲讽现在同性恋越来越高调的人。这种人真是好笑,宣扬异性恋正能量为啥不说高调,莫非同性恋就该只有负面新闻,只能活在阴影中?说白了,这种人所谓的不反对不过是害怕承担反对的后果,内心压根儿就没正视同性恋。

以前,我只知道龙阳、断袖是形容同性恋的,听上去不是好词。认真的去看了这些历史故事才发现龙阳君和魏王的爱情故事、刘欣和董贤的爱情故事,比起虚构的民间四大爱情故事,要真实,而且丝毫不逊色。可见同性恋并不是同性性行为,一样很有爱,而且古人对于同性恋是很宽容的。直至明朝才有法律明文把同性恋定为罪,正是这时候,只要是同性间发生性行为就被认为是同性恋。大众都认为同性恋就是两男的(史上女同记载少)做爱,忽略了其中的爱,认为这是病,这是可以改的,只要和女的做爱就不是同性恋。我不敢说这是荒谬无知,关于爱和性的关系,我也没弄明白。

只是想说,既然和女的就是异性恋,和男的就是同性恋,那么谁都是同性恋也都是异性恋,只是对象选择跟同性还是异性的问题。如果你认为同性恋不只是和同性做爱,是有感情的。那么异性恋是异性间做爱和感情。同性恋和异性恋又有什么区别。呵呵,请问,同性恋哪里错了?跟异性恋不是一样的?

十七世纪,法国的勇士尝到狼桃的美味,由此大家才能见到菜市场的西红柿。并不需要大家去尝试,只需要大家去正确的认识和看待。

有一次看到交友软件上有人说他男友得了艾滋,但他不准备放弃。暖人而叹惜!新闻报导,男同性恋是艾滋高危人群。有人就把男同和艾滋划等号。似乎消灭了同性恋就消灭了艾滋。人们几乎不愿去正视和研究男同性恋为什么会是艾滋高危人群。如果他们得到正确的同性恋认识和教育,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然而,貌似某局表示同性恋是非正常的,真为国家未来担心。用70年代的眼睛看21世纪的世界,我不认为是与时俱进。艾滋也不是那么可怕,艾滋和死亡并不是相等。

前一阵听说一个小伙出柜不成功,在上海旅店自杀。当时很感慨,生命的脆弱承受不住太多,悲剧就会发生。同性恋到底伤害了谁,要去承受额外的负担。连告诉亲人自己喜欢同性,也要如此战战兢兢,如此“不成功便可能成仁”。社会需要宽容。

出柜的时候,我爸说,如果大家都去搞同性恋,人类就灭绝了。人类没有灭绝就是因为不是同性恋。我回答的是,你是异性恋,叫你去搞同性恋,你会去吗?不会!

我就是同性恋,我和异性恋的区别不过是两个字,没什么大的不同。我不会和异性谈恋爱,正如异性恋不会和同性恋谈恋爱一样。我挺自豪的,正如身为异性恋的人一样。

我的道路和同学都不太一样。我希望有一天遇上那么一个他,就在上海,拿着结婚证,享受婚假期,赖上此僚一生。路漫漫而修远,幸好还有路,幸好已经有人走在我的前方。

作者:不老的冰块

(彩虹之音“同志故事”征文系列004篇,转载请注明出处。期待收到您的故事,投稿请发到 997652023@qq.com彩虹之音:在这里听见同志的声音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