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和澧县烧伤男孩郭喻明的四次亲密接触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8  星期四
丙申猴  冬月初十

记者手记:和澧县烧伤男孩郭喻明的四次亲密接触

华声在线 2016-03-09 09:53

知道郭喻明是2014年尚一网发布的一则《8岁男孩渴望被“治愈”》的报道,一个两岁多的男孩在一次山火中被烧伤45%,且集中于头面部、双上肢及臂以下 的部位,创面均为深度,家庭贫困,医药费难以为继,当时我就在心里为这男孩痛惜。3月2日,接到采访郭喻明的任务,我终于见到了他,开始了与他的四次亲密 接触,也让我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

第一次亲密接触:他是不喜接触陌生人的烧伤男孩

3月2日下午3时许,常德常武医院外一科3楼6病房外的走廊上,郭喻明正在母亲唐登玉的怀里测体温,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小喻明在母亲怀里动来动去,口中咿咿呀呀的喊着,唐登玉告诉我和同事说,这是体温计硌得他有点不舒服。

我走上前和小喻明打招呼时,我俩眼神碰到了一起,但他立马转开眼神,往母亲身后躲。“他不好意思了。”唐登玉再次解释到。接下来的交流中,小喻明一直没有给我直视的眼神,也不愿和我有握手、拥抱等简单的肢体接触,能和他进行简单沟通的只有他母亲唐登玉。

第二次亲密接触:他是爱玩的烧伤男孩

自从被烧伤,8年多来,小喻明一直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母亲唐登玉希望他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走进学校,慢慢恢复他的部分语言表达能力。考虑到小喻明的实 际情况,我们为其联系了常德市特殊教育学校,该校校长龙明忠称,要根据小喻明的实际情况才能决定他是否适合入校学习,于是便有了我和小喻明的第二次亲密接 触。

3月3日上午9时,我和常德晚报记者郑彦及常德常武医院工作人员一起陪同小喻明母子前往常德市特殊教育学校,该校启聪部聋教老师梁晖和益智部培智老师王雪 和小喻明初步交流后称,小喻明目前的情况,如果直接入校学习会对他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可能更适合前往专业的心理医疗机构进行心理辅导。当时听到这个消 息,心里不免为小喻明着急,他进学校真的不适合?

结束初步交流,在经过校内两栋教学楼之间的游乐设施时,“郭喻明来玩一下滑滑梯吧。”我的话成功引起了小喻明的注意,目光没有移开。最初的几次,小喻明都 得让人陪同,慢慢的,他可以独自一人玩耍了。这期间,校内其他小朋友并没有对小喻明有着过度好奇或不善,他玩的十分开心,笑声不断,并且清晰。

第三次亲密接触:他是烧伤的小男孩

有了特殊学校玩滑滑梯的经历,我和郑彦一致认为小喻明是可以尝试多和陌生人接触的,于是便决定第二天带他去丁玲公园游乐场玩,这便是我和他的第三次亲密接触。

旋转木马、激流勇进、儿童爬山车……小喻明玩的不亦乐乎。坐上摩天轮,小喻明一直踢着厢门,因为自己恐高,这使得我更加害怕。“郭喻明,不要踢了,阿姨害怕。”本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小喻明听懂了,停止了踢厢门的动作。

丁玲公园的一天之旅,小喻明脸上满是笑容,也开始接纳我和同事了,公园内的游客也大多对他报以平常心。

第四次亲密接触:他是开朗的小男孩

虽然小喻明玩耍的很开心,但他是否真正可以适应社会?7日,我们一起来到常德心理医院,打算给小喻明做个全面的心理评估,这是我们的第四次亲密接触。这一次,小喻明会用趴在我背上,用手拍打我的头顶等行为表示对我的友好。

刚到常德心理医院周海滨院长办公室时,小喻明一进去,靠着墙边手足无措的站着,拉着他坐下来后,他也频繁地在椅子上转来转去,显得十分紧张。在我和同事向周院长介绍小喻明情况时,小喻明把郑彦手中的笔撞掉又捡起来时,我们表扬了他,他表现的十分羞涩。

小喻明似乎是因为表扬变得自信,他不再局促于椅子上,开始在办公室内转悠,东瞧瞧西望望。他站在我椅子后方,双手搭上我的肩膀,趴在我的背上,又走到周院长身旁,捏捏他的肩,坐到周院长腿上要他抱。

周院长在了解小喻明情况后介绍,心理评估一般针对的是15周岁及以上的患者,且全省只有湘雅二医院才能做。他在和小喻明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后称,小喻明在一个适当的环境中学习,对他的社会交往和表达能力是有帮助的,可以培养他的自理和自立能力。

通过四次亲密接触,小喻明对我也越来越接纳与信任。生命无常,每个人都可能遭遇不幸、成为弱者,像小喻明这样的案例还有许多,我们应给予他们最平常的目光,用平常心和他们交流,才是对他们最大的鼓励,他们才能更好地适应社会。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