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护工的 “苦”与“乐”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5  星期一
丙申猴  冬月初七

女护工的 “苦”与“乐”

防城港市新闻网 2016-03-09 09:47

在防城港市中医医院,有这么一群女同胞,她们一边协助医务人员开展医疗服务工作,一边配合患者家属完成患者的照料工作,每天都穿梭于病房、医技科室、物品库等地之间,她们是医院与患者之间的“黏合剂”,她们都有一个同样的名字叫医院护工。

没想那么多

潘云清是内科一病区的护工,在岗已经六七年了,和她同一批就职的姐妹都已经辞职不干或者改行了。“她们认为待遇低、没前途,又脏又累,有时还挨骂,所以就不干了,我都已经习惯了,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往病房跑,看看那几个重病号怎样了?接着就做晨间护理,根本不去想其他的东西。”潘云清说。她所在的科室住着一位五保户,中风半身偏瘫、失语,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无家属无陪人。潘云清最放心不下的是他,每天第一件事是来帮他搞卫生、擦脸,然后才去做其他的事情。刚入院那时候,科室并不了解他孤身一人,是好心人将他送入医院的。那时,他从不换洗,大小便没感觉,整个病房臭气熏天,没有患者愿意与他共间房,况且他病情危重。后来,科室就让潘云清帮忙照顾他。潘云清每天给他翻身、擦身、打水、喂食、洗换衣物,隔三差五给他刮胡子、剪指甲,逢年过节给他理发……第二年,他的病情就稳定了。

黄真真是外三科和肿瘤科的护工。2年前,有个子宫癌后期患者,每天下身会有大量出血,因为家庭状况不好买不起纸尿裤。黄真真每天要帮患者换3次到4次床单。尽管每天给她垫了防湿床单,但血腥味还是会传出来。“头几天真是吃不下东西,没有食欲,见到食物就想吐,但工作还得做啊。”黄真真说。

苦水自己咽

唐上朗是骨科三病区(手外专科)的护工。有一次,她送一名骨折患者去做CT,由于当时各病区都有患者要检查,时间刚好冲突,患者及家属就指着她大骂,说什么病区可以优先却不帮自己插队。“我知道他很痛,但当时真没办法,急危重的患者要优先,只能等他们骂完了才慢慢解释,当时真难受。”她说。

受委屈最主要的原因是病人及家属不理解。黄真真也遇到过。一次,她和医生正送一个肺癌患者去做B超返回途中,患者突然呼吸困难、很痛苦,就拿旁边的黄真真出气,骂她还扬言要打她。其家属不会使用氧气设备,硬说没有氧气。黄真真和医生只好快速把他推到就近的科室抢救。患者脱离危险后才送回病房,患者还一直在骂她。当她说起这件事时还几度哽咽。

欢乐大家享

最高兴的事莫过于工作得到大家的承认。唐上朗说:“感觉到科室很温暖,不生分。在这里,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学习、工作、生活,怎么累,怎么受委屈都无所谓。”该科护士长告诉笔者,护工确实能帮上很多忙,很多繁杂琐碎的工作都是她们做,让护理人员能腾出时间来提升医疗服务水平。平时,科室学习、院部除了业务以外的其他学习都要求她们参加,她们也是其中的一分子,要一视同仁。

病人发自内心的感谢也会让她们感动。内科一病区有名患者是退休干部,有次除夕前一天想洗头,家属年迈力不从心就跑来护士站寻求帮助。潘云清整理好手上的工作就过来帮他洗头。洗好后,老同志硬要塞个红包给她,说是一来麻烦她表示不好意思,二是快过年了图个吉利。潘云清说什么也不要,几次退回最后被送到办公室,潘云清只好把它交到党办,党办代交住院费又还到患者手中。“帮个忙不是图钱,他太客气了。后来出院时,他跑来告诉我说好了,出院了。就这句话,我就高兴了。”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