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11  星期日
丙申猴  冬月十三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X旅行 2016-03-09 09:43

大帅府,是在1915年沈阳还叫奉天的时候,由“东北王”张作霖修建的官邸兼私宅,1928年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以后,张学良主政东北期间,这里是张学良的行政公署,后来东北沦陷,日本占领期间,部分建筑被伪满洲国辟为国立图书馆,解放战争时期,又被国民党沈阳党部所占用,建国以后帅府大院被拆分成若干个办公场所交由一些单位使用,直到1990年以后,才逐渐腾退出来,修缮成为了现在的张氏帅府博物馆。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总之,这座张氏帅府建筑群,在它整整一百年的岁月里,见证了一个家族的荣辱与兴衰,经历了东北的黑暗与光明,如今这位饱经风霜,尝尽酸甜苦辣的百岁老人,又担负着新的使命,向后人讲述着东北整整一个世纪的屈辱与发展、荣耀与变迁的故事。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大帅府门口

对于大帅府里发生的故事和历史事件,从小的爱国主义教育把我耳朵都灌满了,几乎是倒背如流,再有各种教科书,资料,里描述的也都大致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什么“张作霖命丧小青楼”,“东北易帜”,“处决杨常”啊,来龙去脉不尽相同。所以我更喜欢刨一刨正史背后的故事,比如一些传闻野史,虽然有点八卦,或者说并不真实,但我以为,正是这些有点八卦的故事,才使故事里的人物更具传奇色彩,更有人情味,更像是张家长李家短的娓娓道来,比起那些枯燥无味干巴巴的史书上的文字要有趣,精彩得多。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张学良雕塑

排行老大的小六子

以前,我一直以为张学良排行老六,因为所有关于张氏父子的演义里,张作霖都叫他小六子,直到张作霖死后让张学良主政东北,我才觉得不对劲儿,按照中国传统的继位方式,都是传给长子啊,我有点蒙圈,后来查了些资料才知道,原来张学良就是长子,但既是长子,张作霖为什么总称呼他为小六子呢?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

▲张作霖蜡像

据说,张学良乳名叫双喜,因为他出生的时候张作霖正好打了个胜仗,又正赶上夫人为他生下儿子,这叫双喜临门,但是后来张作霖找人给双喜算命说,这小子命太硬,会上克父母下克兄弟,唯有拜寄给和尚,到庙里跳墙,再换个名字才能破解,张作霖信以为真,便挑了个黄道吉日带上礼品抱着双喜到庙里去拜寄,在去庙里的路上听到村里有人喊“小六子”,估计是有人在喊自己的孩子,按照迷信的说法,在去拜寄的时候听到的第一个名字,是很吉利的,取做小名便可逢凶化吉。张作霖喜出望外,因为“六”即是“留”的意思,这个宝贝儿子留得住了,便当即给双喜改了名字,从此叫张学良“小六子”了。直到张作霖弥留之际,口中还在不停地念叨着“快让小六子回来”,估计,自那以后张学良此生再也没有听到过有人喊他这个乳名了。

我觉得逢凶化吉不敢说,吉人自有天相倒是有些,如果当时张作霖听到的不是小六子,而是“狗剩儿”啊“屎蛋儿”之类的名字可咋办,用还是不用,如果用了,我们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少帅……这形象,这名字,算了,我不敢想。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大青楼

小青楼里的女中豪杰

和所有的旧军阀一样,张作霖有个庞大的家族,共有一妻五妾,虽比不上帝王的佳丽三千,但也是妻妾成群、老妈子成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生活在这一个大院里,不免会生出许多的是非,即使不像宫斗戏里那么你死我活般的惨烈,也必定会争风吃醋嚼舌根子,闹得老张鸡犬不宁的,然而恰恰相反,各房相安无事一团和气,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拿捏得是恰到好处,后院一片祥和的繁荣景象,子嗣繁衍茂盛,不得不说这老张治家有方,当然,这也与小青楼里的那位当家女主人,张作霖的第五房姨太太,知书达理精明能干的寿夫人是分不开的。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大青楼侧面

提起这位寿夫人,也是传奇颇多,先不说她的身世,也不提张作霖如何对她宠爱有加,言听计从,单说她对各房姨太太谦和的态度和处事方式,便知这位夫人的胸怀和睿智精明的头脑。

大帅府内的小青楼,就是张作霖专为寿夫人修建的,远远望去,偌大的庭院内一座中式小楼拔地而起,楼前有一片开阔地,小青楼虽然现在看起来略显突兀,但我估计,这里曾经是一片花园,可以想象,花开的季节,小青楼被争奇斗艳的百花簇拥着,青色的砖瓦再加上雕梁画栋的五彩栏杆,在浓郁的花香和翩翩的彩蝶的烘托下,将是怎样的一种美景,和令人赏心悦目的享受。步入小青楼内,中西合璧的装饰风格,极尽奢华的家具陈设,都凸显了主人身份的高贵和富甲天下的财力。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小青楼

但是这位五姨太深知内宅关系的复杂,并未独享这份恩宠,在搬进小青楼以后,为了避免几位夫人因为嫉妒而争风吃醋,聪明的寿夫人便把除三夫人因没有儿女以外的其他几位夫人的女儿,全部接进了小青楼居住,由寿氏照看,这样雨露均沾就减少了几位夫人的芥蒂之心,所以小青楼早期又被称为“小姐楼”。

而且寿夫人还向张作霖提议,把姨太太们前面的排行数字都取消,换做姓氏,全部以夫人相称,这样不分先后,平等相待,这应该是寿夫人为姨太太们提高社会地位,为妇女争取平等,在老张家试点搞的一次女权运动吧。

民国军阀第一宅 “东北王”张作霖沈阳大帅府里的那些家长里短▲小青楼会客厅

最值得世人称道的,也是让寿夫人名闻天下的,便是智斗公使夫人,为张学良顺利接班主政东北争取了宝贵的时间。1928年6月4日,张作霖乘火车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的炸药炸成重伤,史称皇姑屯事件,当日送回沈阳大帅府不久便死了,但是日本方面并没有得到张作霖是否死亡的确切消息,因此不敢贸然进行下一步行动,便派遣公使的老婆假意到张府拜访,一探虚实,在这紧要时刻,寿夫人临危不乱擦干眼泪,打扮一番,泰然自若地与这个日本婆子谈笑风生,其间还让人假冒张作霖的声音在隔壁大骂,让来打探的人确信张作霖没有死,因此日本关东军也就没有敢轻举妄动,为张学良赶回沈阳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由此可见,这位寿夫人不仅待人宽厚,胸怀大度,而且有勇有谋,智勇双全,都说将门出虎子,看来并不全面,枭雄的老婆也不是一般女子可比的。

一座大帅府,一部中国近代史,一幢小楼也有那说不完的故事,信步帅府庭院,似乎每一棵树,每一扇窗,甚至每一块砖石,都镌刻着那些少为人知的过去,或委婉哀怨,或惊天动地,或可歌可泣,亦或儿女情长,虽引人入胜,却都已成久远,慢慢的便会消失在时空的岁月里,但唯有屈辱不能忘记,就像那九一八警醒的钟声,每一次铿锵的震颤,都在时刻在敲击着每一个走进这座帅府的中国人的胸膛。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