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春天来了”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图片写真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7-12-16  星期六
丁酉鸡  十月廿九

美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春天来了”

火星方阵 2017-11-26 22:59:26

美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春天来了”

编译:王德华

在今天的中东,有一条很清晰的分界线。一方面,伊朗与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叛军站在一起,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也加入其中。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与该地区其他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结盟。在他们的旁边是以色列人,它不再是敌人而是朋友。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刊发26日在《一个共同的敌人,是如何改变以色列与沙特的关系的》一文中称,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对沙特来说,与以色列的官方关系将给他们提供一个额外的、强大的武器,以对抗他们的地区对手伊朗。伊朗已经从德黑兰到巴格达,从大马士革到贝鲁特,建立了一系列的影响力。正常化将使沙特阿拉伯能够利用以色列的军事和网络专业知识,提出一个更统一的战线来对抗伊朗。

和自家的敌人握手言和来争中东老大,巴勒斯坦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却视而不见。半岛电视台台刊发评论认为,如果沙特出卖巴勒斯坦人的利益,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将给予德黑兰最强大的力量来对抗利雅得;伊朗将会在穆斯林世界中,试图使沙特阿拉伯失去合法性。沙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译文如下:

两位前间谍头子面对面坐着。两人都显得平静而放松,两人都不怀疑对方。在纽约上东区的一个犹太教堂里,他们偶尔会和一人群一起大笑。

这一情景发生在10月份,一个小组在讨论中东的未来。一边坐的是哈勒维,他在世纪之交领导了以色列的摩萨德。在另一边坐的是费萨尔亲王,他负责沙特阿拉伯情报机构24年了。

几年前,这样的会议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直到今天,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没有外交关系。最近,两国之间有什么关系?如果存在,都从未公开讨论过。

现在,中东局势的变化揭示了一个建立在共同利益之上的联盟,即对抗伊朗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对于今天的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以色列能源部长尤瓦尔•施泰尼茨(Yuval Steinitz)周日对以色列军方电台发表讲话,承认了许多人长期以来的猜测。“我们与许多穆斯林和阿拉伯国家有秘密联系。另一方有兴趣隐瞒它,”斯坦尼茨说,“我们与温和的阿拉伯世界的紧密关系,能帮助我们对抗伊朗。”

美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春天来了”

寻找共同点

费萨尔亲王对纽约犹太教堂的访问,是以色列人和沙特人之间越来越多的公开交流之一。今年1月,费萨尔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会见了以色列前外长利夫尼(Tzipi Livni)。

2016年夏天,退休的沙特将军埃什基访问了耶路撒冷,与以色列政界人士会面,同时寻求从2002年起恢复对一项旧和平倡议的兴趣。这次访问的核心是两国的共同敌人:伊朗。

“巴以冲突并不是恐怖主义的源头,但它确实为该地区的恐怖主义行为创造了肥沃的土壤,”埃斯基说。“如果冲突得到解决,利用巴勒斯坦问题的国家,如伊朗,将不再能够利用它。”

上周,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加迪•艾森考特(Gadi Eizenkot)首次接受沙特媒体采访,他在沙特新闻网站Elaph发表了讲话。艾森考特的目标受众,可能是海湾国家中温和的逊尼派;这次采访是试图在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间建立共同的基础,为进一步的关系奠定基础,尽管只是一小步。

艾森考特接着说:“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愿意与沙特分享信息。”“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利益。”

在9月以色列外交部的一次演讲中,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也担任该国外交部长)说:“在不同的层面上,有不同的合作方式,但目前还没有公开。”但在以色列历史上,尚未公开的东西比其他任何时期都要大得多。这是一个重大的改变。整个世界都在变化。

美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春天来了”

1967年“六日战争”中的以色列士

战略关切和互惠互利

本月早些时候,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在利雅得突然辞职,引发了以色列分析人士的猜测,即沙特试图把以色列拖入另一场与真主党(Hezbollah)的战争,后者是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组织,哈里里在黎巴嫩拥有权力。

随着哈里里的离去,真主党将承担黎巴嫩政治失灵的责任,理论上说,可能会与“犹太复国主义实体”发起一场战争,以支持国内的支持。

上周,沙特阿拉伯外交部长阿德尔•本•艾哈迈德•阿尔-朱贝尔(Adel bin Ahmad al- jubeir)表示:“真主党是一个恐怖组织。除非解除武装,否则黎巴嫩没有和平。这些话可能来自以色列的领导人,他们认为真主党是伊朗的一个代理人,可能是对以色列的严重威胁。

“我们确实有前所未有的共同点,”以色列国防部政治军事事务局前主任阿莫斯•吉拉德(Amos Gilad)说。

“阿拉伯人曾经是我们的最大的敌人,现在我们生活在春天——不是“阿拉伯之春”,它是消极的,—— 但是与他们一个真正的春天是基于共同的敌人,这对国家安全和整个地区的稳定非常有价值。”

以色列和真主党在2006年进行了一场战争。这场为期34天的冲突是犹豫不决的的,在联合国斡旋下签订了停火协议。以色列并不急于与更强大的真主党(Hezbollah)开战。他们经过多年叙利亚战争的考验。

在接受沙特新闻网站采访时,艾森考特驳斥了有关以色列想与北方邻国开战的猜测。他说:“我们无意袭击黎巴嫩真主党,引发一场战争。然而,我们不会接受对以色列的战略威胁。”

对以色列来说,与沙特阿拉伯——以及随后的阿联酋、巴林以及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正常化将为以色列提供更多的当地贸易伙伴,并增强该国在中东地区的安全。

对沙特来说,与以色列的官方关系将给他们提供一个额外的、强大的武器,以对抗他们的地区对手伊朗。伊朗已经从德黑兰到巴格达,从大马士革到贝鲁特,建立了一系列的影响力。正常化将使沙特阿拉伯能够利用以色列的军事和网络专业知识,提出一个更统一的战线来对抗伊朗。

但正常化将要求以色列做出一个迄今为止一直不愿采取的行动:接受2002年的沙特倡议或其他让步,以结束巴以冲突。

美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沙特和以色列关系的“春天来了”

在1994,在克林顿的注视下,约旦国王侯赛因和以色列总理拉宾握手

沙特倡议

多年来,沙特阿拉伯一直将其2002年的和平倡议作为结束冲突的基础,并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全面正常化。该计划要求以色列从1967年六日战争后占领的领土上撤出,并接受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家,以换取与该地区阿拉伯国家的外交关系。

尽管国际社会普遍承认这是谈判的基础,但以色列从未接受过这一倡议。

如果埃及以前在巴以和平协议中似乎是关键的第三方,那么现在焦点就转移到了利雅得,这一点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试图重启谈判时,沙特仍没有放弃“沙特倡议”。特朗普的国际谈判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和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带领着团队进行了总统所谓的“最终协议”谈判,他俩曾多次访问该地区和沙特阿拉伯,为和平进程奠定基础。

“尽管与特拉维夫没有外交关系,但鉴于其政治和宗教的影响力,沙特仍是地区持久和平的唯一希望,”《阿拉伯新闻》主编阿巴斯说。

在今天的中东,有一条很清晰的分界线。一方面,伊朗与黎巴嫩真主党和也门胡塞叛军站在一起,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也加入其中。

另一方面,沙特阿拉伯与该地区其他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结盟。在他们的旁边是以色列人,不再是敌人,而是朋友。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