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图片写真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7-12-13  星期三
丁酉鸡  十月廿六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2017-08-07 10:47:51

来源 |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微信号sdjiancha)

欢迎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整个村里没有安装监控设备,而投毒犯罪本身就是特别隐蔽的行为,很难有人发现异常情况。如果是凌晨作案,更是神不知鬼不觉,侦查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

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

来自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00:0014:53

几年前,聊城市检察院公诉二处的袁家鹏接到了一起“蹊跷”的案子,山东省阳谷县阿城镇孙楼村里,多人接二连三的中毒入院,甚至一名7岁男童因此丧命,一时间人心惶惶。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这是一起恶意投毒案件,而采用的手法正是沾毒的糖果。作为业务骨干,袁家鹏办理过全市数额最大的抢劫案,面对人命关天的案件,他显得格外谨慎(ID:sdjiancha)。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办案人袁家鹏:

投毒案件不时发生,但是一个村庄内多处地点发现有毒物品,多人中毒的情况仍然是罕见的。而且他们有的是2、3岁的小孩,有的是7、80的老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联系,也不曾与人结仇。

看起来,投毒者的目标极具不确定性,可他究竟与这个村的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在提审之前,袁家鹏认真查阅卷宗,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

1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村民张爱兰上午出门时,发现自家胡同口放有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装有红色和蓝色塑料纸包装的糖果,还有一些山楂片。问了一圈也没人认领,张爱兰便将塑料袋捡起来拿回了家。临近中午时,邻居孙丽带着两岁的孩子曹小虎到张爱兰家中闲聊,张爱兰非常喜欢小虎,便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颗糖果给曹小虎吃。可没过几分钟,小虎突然面色苍白,身体抽搐,不停地呕吐,这可吓坏了张爱兰和孙丽,两人赶紧把小虎送到村卫生所,卫生所的王大夫看到小虎的情况,告诉二人,自己看不了,赶紧送医院!(ID:sdjiancha)

就在小虎送往医院的途中,村里又有一人发现了一包“神秘的糖果”,但这次食用的人却没有那么幸运。

村民孙留香捡到糖果后,拿给刚上小学一年级孙子李军军吃。可李军军吃了糖果几分钟后,就倒在地上,也是不停抽搐,口吐白沫。很快,李军军送到了聊城市医院儿童重症监护室,但不幸的是,二十余天后,李军军因为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离开了人世。

“从天而降”的厄运让一家人悲痛不已,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这究竟是意外还是谋杀?又是谁想要置一个孩童于死地呢?(ID:sdjiancha)

根据警方调查,仅当天,村里就有5户人家捡到装有糖果的白色塑料袋,7人食用糖果后出现中毒症状。他们中,有年过花甲的老人,也有青壮年,最小的曹小虎只有两岁。经过病例分析和对呕吐物的化验,所有中毒者的中毒原因是一致的,都是毒鼠强中毒,毒鼠强的来源也是一致的,都来自于家人捡拾到的白色塑料袋中的糖果。

袁家鹏:

五处投放地点,五包来源不明的糖果,无一例外地被人捡拾、食用,且都造成了中毒事件,淳朴的村民对从天而降的糖果没有任何的警觉,造成多人急性中毒,一名七岁儿童死亡,不禁让人扼腕叹息。

2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这时,一个疑问浮上检察官的心头:

袁家鹏:

我当时在想,如果有人恶意投毒,那他的目标究竟是谁,这些中毒的人会是他的目标吗?如果这是个意外,那好好的糖果怎么会沾上毒鼠强呢?还有一点,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为什么都没有吃出异味,察觉到呢?只吃了一块糖却出现如此激烈的中毒反应,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带着这些疑问,袁家鹏决定从“毒鼠强”查起。

袁家鹏:

毒鼠强,化学名为“四亚甲基二砜四胺”,一种无味、无臭的粉状物,是20世纪中期研发的急性杀鼠药。毒性极高,人类的致命剂量被认为是7至10毫克。后因其性质稳定,不易分解容易造成积累,有二次中毒的可能,我国早已明令禁止生产、使用。

虽然毒鼠强是国家禁止使用的危险药品,但由于灭鼠效果好,在部分地区,毒鼠强仍能被买到。

3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经办案人员走访发现,五处投毒地点均是村民经常聚集的地点,并非在某户人家的门口,难道是全村村民都得罪了人?投毒者对谁捡拾、谁中毒完全不管不顾,这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袁家鹏认为,首先要确定作案者是否为本村人呢?

袁家鹏:

这个村的村民大部分靠培育大棚蔬菜为生,种植的规模和效益都比较好,村民之间的关系比较和睦,几名被害人也都没有与别人明显的矛盾。既然如此,就不会有人能够刻意选择让这几名被害人刚好捡到有毒的糖,无论谁捡拾了这些糖,都不超出投毒人的意志。

那,有没有可能是外村人流窜作案呢?(ID:sdjiancha)

袁家鹏:

侦查人员经过一系列的分析和研判,排除了这种可能性。第一,投毒的位置都是村民的聚集点,如果是外村人所为,不应该对本村的这几处位置掌握这么详细。第二,整个村庄与其他村庄没有利益冲突,也不存在任何恩怨,从投毒的时间和手法来看,这个可能性也可以排除。

最终,侦查的方向指向了本村人作案。但这个几百户人家的村庄,上千口人,如何确定作案人呢?当时的村庄并没有天网系统,整个村里没有安装监控设备,而投毒犯罪本身就是特别隐蔽的行为,很难有人发现异常情况。如果是凌晨作案,更是神不知鬼不觉,侦查工作面临巨大的挑战。

袁家鹏:

考虑毒鼠强非常稳定的化学特性,如果有人使用毒鼠强作案,手指指甲内很可能粘附有毒鼠强,侦查机关迅速开始了大面积的排查,来确定犯罪嫌疑人。

很快,前方的毒化鉴定部门传来消息,有一个人手指指甲上检出了毒鼠强,这个人,叫王春贵。

听说王春贵的指甲内检出了毒鼠强,村支书着实有些吃惊。

袁家鹏:

在刻画犯罪嫌疑人形象时,村支书也曾想到过王春贵的作案嫌疑,但很快排除掉了,因为在他心目中,王春贵性格内向,胆小怕事,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就在李军军中毒的当天,王春贵还去了李军军家中,告诉他的家人孩子可能是急性肠胃炎,应该去医院看看。(ID:sdjiancha)

为什么会是他?王春贵不可能对同一个村的乡亲下毒吧?村支书百思不得其解,懊恼地坐在一旁抽烟。

4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王春贵的指甲内检出了毒鼠强,具有最大的作案嫌疑,但是被控制之后,他却拒不配合,坚决不承认投毒事实。难道还有别的凶手吗?办案人员一边调整对王春贵的讯问策略,一边寻找新的证据。

凶手究竟是谁呢?在对王春贵的调查过程中,检察官(ID:sdjiancha)发现了一点端倪。

袁家鹏:

在查阅卷宗时,我发现王春贵这个人的命运还是比较有戏剧性的,和村里人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他在2004年从医科大学毕业,随后在医院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村里人都很羡慕他,也觉得他很有出息。可是后来没过多久王春贵生了一场大病,再加上平日性格上又有些与同事格格不入,便放弃了工作回到家中。也是在这段时间,他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接连的变故让王春贵有些一蹶不振,回村后,他便跟随父亲养鸽子维持生计。

一名医科大学毕业生,不去做医生而是回家养鸽子,这让村里人无法理解,渐渐地对王春贵有了些看法。而王春贵也和村里人交流越来越少,有时迎面相遇也不打招呼。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王春贵对村里人怀恨在心呢?而另一边,证据方面也有了重大突破:糖果经鉴定,检出了王春贵的DNA分型。

袁家鹏:

当把证据摆到王春贵面前时,他的情绪明显波动,我又向他讲了被害人的情况,还有法律法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过了一个多小时吧,他终于开口了。

根据王春贵的供述,在经历了生病、辞职、离异等事情后,他一直情绪非常低落,再加上平时自尊心很强,很难接受别人对自己的议论,但他总觉得村里人都在背后说他。有一天,就在王春贵又一次恋爱后,他隐约听到村里有人议论:“别看他又谈了一个,人家未必看得上他,你看这么多天不来咱们村了”时,矛盾终于爆发了,王春贵开始了自己的犯罪之路。

作为医科大学的毕业生,王春贵对毒鼠强的威力再了解不过了,但愤怒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他把从集市上购买的糖果剥开皮,沾上毒鼠强后,再用包装纸把糖果包装好,经过这样的伪装,他确信没有人会发觉糖果上沾染了毒鼠强。

就这样,王春贵将制作好的“糖果”分装到五个塑料袋中,天还没亮就骑车出了家门,将五个塑料袋分别投放到了村民聚集的五处地点。(ID:sdjiancha)

袁家鹏:

其实王春贵自己也明白,这些糖果,未必是曾经议论过自己的人捡拾,但他已经不管不顾。当时只要能报复,其他的不在考虑范围。

5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虽然王春贵做出过有罪供述,但其状态极不稳定,几次讯问,供述反反复复,这让袁家鹏心里一沉。

袁家鹏:

接手该案时我发现,虽然案件有部分证据和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但仍有一些瑕疵。所以我就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指导公安补充侦查,同时做好了应对庭上一切“意外”的准备。

果然,王春贵并没有“认命”,从开始到现在,他始终还在为自己“寻觅生机”,而就在法庭上,他找到了“机会”。(ID:sdjiancha)

袁家鹏:

案件到了审查起诉阶段,王春贵却翻供了,他否认了所有的犯罪行为,声称自己受到刑讯逼供。

法庭上的他伶牙俐齿,将所有的指控否认得一干二净。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甚至暗暗为检察官捏了一把汗。面对这种情况,检察官会怎么做呢?

袁家鹏: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知道只有铁一样的证据才能让他认罪,我向王春贵出示了讯问的录像,录像上清晰显示王春贵对侦查人员说,笔录要加上一行字,加上“他们的议论让我产生了自闭心理,不想出门。”

“如果不是你的真实意思表达,为什么要求侦查员在自己的作案动机方面加上这样一句话?”面对证据和质问,王春贵哑口无言。不等他编造谎言,检察官又拿出了新的证据!

袁家鹏:

王春贵曾经供述蓝色糖果有毒,红色糖果无毒这一非亲力亲为所不知的细节,正是基于其供述的细节,我们进一步进行毒化鉴定,得出了能够印证他有罪供述的细节的鉴定意见。而且,糖果经鉴定,检出了王春贵的DNA分型。

在出示DNA鉴定意见之前,办案检察官袁家鹏与王春贵在法庭上有这样一段对话:在检察官问道 “你有没有见过被害人吃的糖果?”、“案发后有没有见过这些糖果?”时,王春贵均回答“没有”。

随着王春贵的确定,袁家鹏出示了糖果上含有王春贵DNA分型的鉴定意见,证明沾有毒鼠强的糖果上,存在王春贵的DNA分型。面对这样的鉴定意见,王春贵虽百般抵赖却无法自圆其说。(ID:sdjiancha)2014年,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王春贵被依法判死缓。

袁家鹏:

人性的罪恶,莫过于对无辜生命的漠视。为了自己脆弱的自尊,动辄采用投毒的方式去报复他人,这是万万不可取的。进一步讲,像王春贵一样,性格孤僻内向,自尊心极强又不宜排解心中抑郁的人不是个例,如果能尽早的发现他的异常,解开其心结,可能悲剧就不会发生。因此,如何防患于未然,投入更多的精力和关注到这类人身上,恐怕不仅仅是某一个部门的职责,应当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最后,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再次提醒大家:捡拾食物服用后中毒的悲剧已经发生过太多,请远离来源不明的食物,切莫贪心。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珍视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提高安全意识和警觉性。

(注:本案中除办案人员和犯罪分子外,其余皆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周末故事|FM:被死亡阴影笼罩的村庄——神秘的蓝色糖果

撰稿|袁家鹏

播音、制作|刘璠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