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
首页 微信热点头条 美女帅哥图片 交通违章查询 快递查询跟踪
2016-12-05  星期一
丙申猴  冬月初七

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

换读 2016-05-11 00:07

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

作者:野牧杨

我从小生活的这片儿区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很好找。总的来说:东西,是未来路到文化路,南北,是金水路到黄河路,老郑州称之为行政区。

更准确的说是多数省级行政单位的所在地。而在这其中,我最最熟悉的就是,以经五路和纬五路为中心向外辐射一公里的这片区域。

经五路和纬五路都不长,路两旁排列着参天的法国梧桐树,遮天蔽日、绿树成荫。但是就在这不长的两条马路上,坐落着省卫生厅、省水利厅、省供销社、省邮电管理局及省广播电视厅等多个单位。

当然,还有其庞大的家属院和生活区,这其中也包括了我所生活过的河南日报社四个家属院。

可能对于现在生活在郑州的大多数人来讲,这两条马路最值得关注的是,其丰富的基础教育资源,包括河南省实验幼儿园、郑州市纬五路一小和郑州八中。

这三所学校随便拿出来一个应该都是现在家长们趋之若鹜的吧?本人有幸,三所学校上了俩,谁让他们都开在俺家门口了,俺也不想上,非逼着俺上,哈哈哈!

记得初中班主任马秋菊老师,在我们毕业时的散学典礼上说:“等你们长大了回忆起来,最亲的还是咱们班的这些同学们!”这话不假,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

可能是因为单位构成的缘由,这片区域的治安很好,生活很平淡,淡到没什么打打杀杀和江湖风云。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属院甚至连一辆警车都没有来过。加之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没有了兄弟姐妹,父母天天忙工作,儿时生活多多少少会显得有些乏味。

好在学校的同学朋友大多都住得不远,一到放学放假,就拉帮结派的在一起厮混,甚至到了现在年近不惑,还天天在一起玩儿。

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

郑州纬五路的今昔

一个真实的爱情故事

那时在八中上学,与我们教学楼一墙之隔的是经五路8号院(河南日报家属院),8号院有栋老式的7层住宅楼,楼梯可以直通楼顶天台。

每到周五晚上放学,我跟小伙伴就会上去狂欢一下,追逐打闹,对着撒尿,谈天说地,吹牛打屁。虽然保安对我们的行为颇有意见,可我的一位魏姓同学仗着他爷爷在这里居住,对他们的指指点点总是显得不屑一顾。

那时郑州的高楼大厦渐渐多了,望着城市霓虹的我们常常畅想着未来,比如今后的事业、身边的姑娘……还有成堆写不完的作业。

有点扯远了,回归正题。故事的女主角到底是谁,俺真心想不起来了,但肯定是长得不会太美,要不我怎么会想不起来?而男主角,就是至今都与我厮混在一起的魏某同学。

魏某同学那会儿还算圆胖可爱,但情窦初开的算比较早了。遇见女主角的那一刻,不知道是不是被春风拂面,吹开了处男的心扉,在从学校男厕所解决完抖了抖之后,决定要瞒着父母瞒着老师,展开对她的强大攻势,我们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帮凶”。

追姑娘,第一件事肯定是表白,魏某同学特意去学校对面的打印店做了个表白条幅,本来是印着“我喜欢你”这四个字,但想了想,为了表现的有文化一点,就特地让老板把“你”改成了“妳”。

老板看了看这个背着书包的小胖孩,一脸国足事业后继有人的表情,问:“你们这是去看女足哩?”魏同学赶紧擦擦脑门上的汗点头说是,拿了条幅便一路小跑地离开了。

按照事先的筹划,我们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在放学后设法在教室稳住女主角,另一路跑到8号院的天台,准备看准时机展开条幅。那时的姑娘们哪见过这阵势,加之我们众人的起哄,女主角羞的一脸绯红便答应了魏同学的请求。

到现在我还依稀记得当时成功后魏同学的表情,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全是豆大的汗珠,激动的汗衫都打湿了,当然也包括他的心和裤裆。

可是结果却还是悲哀的,由于我们闹得比较凶,还有其他班的同学也看到了条幅,事情不胫而走,最终在老师和家长的围追堵截下,恋情还没怎么发展就土崩瓦解了。

故事的结果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预谋和实施“犯罪”的时候尽量低调,别到处嚷嚷。

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很快,初中的生活结束了,我开始了长达七年在外求学的生活。每年待在郑州的时间也没几天。但是每次回来还是会约上三五好友在经五路纬五路上走一走闹一闹,再远一点就会跑到的紫荆山公园去逛逛。

紫荆山公园不大,里面也没什么游艺设施,小时候上学时,父母总是让我去那里的外语角去锻炼胆量和英语口语。

由于那时的逆反心理,一直对这件事和那个地方没什么好印象。而后来的真实经历,再次证明了我跟这个公园确实 “八字不合”。

记得有一年寒假,我和之前提到的魏某同学,还有一位住在我家附近的施某同学一起去公园散步。由于温度较低,公园里的河面都结冰了,施魏二人非要到冰面上去踩踩,我对这件事是反对的,毕竟不太安全。

二人不听便踩了上去,也没敢往河中间走,踩了两下便上来了。要知道当时他俩的体重可都是200斤往上的,我那时才140斤,他俩上去都没事,我肯定也没事。

等他俩上来我就安心地蹦了下去,可这一下去,我才知道他俩为什么上来的那么快,原本完好无损的冰面被这俩大胖子给踩裂了,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下半截身子已经掉入水中。

当时我脑补过无数个危险的溺水画面,慌张地扒住岸边就喊救命!没良心的魏某同学在一旁大笑不止不来救我,只有忠厚老实的施某同学一用力就把我给拽上来了。

大冷的天儿,掉河里还得了?我也没理他俩就往家跑,到公园门口,施同学跟上来为我拦了辆出租车,坐上车,我俩便离开了。

事后半小时,接到魏某同学的电话,问我下半身是否有事,我还没回答呢,他就说:“你知不知道公园的人都以为我有神经病,因为我在长椅上笑了半个小时才走!”

我……

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郑州紫荆山公园的今昔

与昨天和解

都说男人是一种念旧的动物,到了一定时间,便对新鲜事物提不起任何兴致。这似乎在四十岁以后才会发生的事儿,而我则提前进入了这个阶段,应该是未老先衰了。比如谁说摇滚圈又出个新队儿,我没兴趣了解,还是那帮老熟人的话听着顺耳。

如今我回到郑州工作,每天在各种工作中、酒杯的觥筹交错间忙碌着。郑东新区建成了国际大都市的样子,各种高大上的饭店与会所充斥其中。可我还是喜欢在如经五路纬五路路口的袁记羊肉串摊儿,撸串儿喝酒、谈天说地。

喝完再去经六路上的“江湖”或“微醺”酒吧坐一坐。梧桐树下晕晕乎乎的走一走,回忆着曾做过成为边城浪子、邪教教主、冷面杀手、辣手摧花及黑帮教主的梦。

但梦醒之期,便是浪子回头之时,与昨天和解,与理想决裂,直到渐渐有了中年人的肚腩和无尽的生活苦闷。

在行政区长大的孩子总是骄傲的。行政区给予了我们很多,比如伟大的理想和富足的生活。我们一天天长大,父母一天天老去,盛气凌人的锋芒也替换成了柴米油盐和世俗琐碎,或许,这才是人生的真谛。

所以,从明天起,要学习路边的梧桐树,做一个温和的人,谈情说爱、早婚早育。从明天起,关心父母和兄弟。

我有一个空气净化器

面对雾霾

勇敢呼吸

...

郑州经五路纬五路,十字街头的难忘记忆

郑州梧桐是我们的梦幻童年

作者简介:野牧杨,男。郑州市行政区长大的80后,现供职于某媒体。微信号:pepsimuye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